Menu
Woocommerce Menu

背井离乡只为结婚生子

0 Comment


我心里还是相信小慧是不会坑我的,可我这几年通过婚介所征婚已经被一些娘们骗了有一万多元了!我和小慧是通过报纸上面的征婚广告认识的,你说这报纸上的广告总不会是假的吧?

2009年1月27日北京的天气逐渐变得寒冷,杨之国背着他的全部家当费力地从北京火车站西站地下室钻出来,随后匆忙踏上附近不远处的320公交车。8点34分的车上没有什么乘车的人,杨之国找到就近的座位后就坐了下去。眼神透着茫然声音略显疲惫的他对我说:“今天是正月初二,年前我在中央民族大学附近联系了一个工地去那干活,工地的老板让我今天上午直接去工地和他谈。如果谈成了我就在那边干活如果谈不成我再回地下室睡觉,等明天再接着找活干。”

“这段时间光顾着找活干也顾不上洗脸洗手,今年的年过得不咋样,从年三十开始我都在四处找活,可我跑了好几个正在盖房子的工地人家都说不招人,还说现在有个什么危机说很难找到工作。可我这个人就是一根筋,我就不相信我在北京找不到活干,如果找不到活我就坚决不离开北京!”说完杨之国弯腰将包袱打结的地方又紧了紧。

突然想起了什么,杨之国从包袱里翻出一沓报纸。这些报纸五花八门,已经经过多次翻阅,纸的边缘被磨成了齿轮状。他拿出其中的一张报纸问我:“张仁杰,你来帮我看看这些报纸上的征婚广告是不是假的?为什么这些报纸上有这么多娘们找不到男人呢?可是我在火车站住了那么多天却没有找到一个没有男人的娘们!你说这报纸上那些想找男人的娘们该不是骗人的吧?”

杨之国举起的报纸版面有一半是广告,密密麻麻地挤在用小格分开的栏框里,这些广告全是征婚类的。杨之国说:“去年12月25号我在紫竹园附近的工地当保安,因为我是值夜班白天一个人在工棚里睡不着,于是我就去了紫竹园公园附近转转。当我路过一个书报亭时看到里面卖的报纸杂志上登有征婚广告,于是我就买了本杂志还有报纸。我首先给杂志上的那位40岁的娘们打了个电话,开始我以为会打不通,就算打通了也不是娘们接的,因为这个世界上哪有娘们找不到男人的?可没想到电话打通了还是个娘们接的,我当时很激动说我想征婚,可对方说要先给她800元钱才可以谈。我和她聊了一会就把电话挂了,因为她说她是海南省的让我带钱过去,可我不知道海南在哪,再说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到我心里觉得不放心!”

说起初次在报纸杂志上征婚的经历,杨之国好似很有感触。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有点压瘪的面包吃了一大口后,杨之国笑着说:“我这人是个很实在的人,我不想干没有把握的事情。那个娘们在海南既然不是一个地方我就死心了,我决定在北京找,因为我总可以和她见一面吧?后来我在法律晚报上找到一个44岁的娘们征婚,我马上按广告上的电话给对方打了过去。对方说她在北京东直门住,聊了几分钟后她说她现在很忙让我直接去东直门饭店和她吃晚饭的时候边吃边聊。我一听就觉得不对头,你说哪有没说上几句话就开始吃饭的?我考虑再三后决定不去和她见面了。”

杨之国大口大口地吃着面包,吃过几口后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肚子很饿,我先吃几口再和你聊。你不知道我从年前一个星期到现在每天只吃一个面包,可是到今天为止我还没有找到工作。我腰里面的钱全都给我的女朋友小慧了,这是我在北京找的一个娘们。小慧对我很好,她有时候会打电话让我好好照顾身体,不要累着饿着了!我觉得小慧这娘们对我不孬!”

公交车快驶到中央民族大学站点了,杨之国开始把他的大包袱拖到车门口准备到站后再下车,他笑着说:“我忘记告诉你了,小慧这个娘们比我小很多,我和她也是通过报纸上的征婚广告认识的,我之所以能够看上她是因为她的腿有残疾。我如今都45岁了,我出生于1964年2月8日,可人家小慧今年还不到40岁,要不是因为她自己的腿残疾她也不会看中像我这样的人!我现在也想好了,为了小慧我再苦再累也值得,等我找到工作后就可以挣钱吃饭了。”[FS:PAGE]

2009年3月13日晚上7点33分背着行李来到新宿舍的杨之国开始铺床,他有些疲惫地说:“我今天费了好大的劲才背着行李倒了半天的公交车来到这个叫屯佃的地方报名,这份工作是我交了500元钱后从中介所介绍来的,来之前中介说我是做绿化工,每月工资900元。中介所里还有个女的说我交的500元钱是一年的中介管理费,看来中介所对我还不错。今天来这里之前我还特意花25元钱买了床新被褥,原来我是背着一床被褥到处跑,现在终于有了能落脚的地方了!”

铺好床铺后,杨之国从行李里掏出刚办好不久的居民户口薄笑着告诉我:“张仁杰,不瞒你说今年过年是我过得最可怜的一次,过年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北京西客站地下室吃了个面包。虽说我过得很苦但我那时候一心想找工作,并且我对自己说一定要找到工作除非我饿死在北京就不找了。正月初二我到中央民族大学附近工地去了,那里的老板说我年龄大了不要我,直到正月初十我才在豪伯大厦找了份当保安的工作。干保安干到2月28号,老板说我没有身份证是黑户就不让我继续干了。没办法我只能先回家找到派出所花了10元钱办了一个户籍证明,又花了50元钱办了个户口本,最后交了5元钱照了相又交了35元补办了张身份证,总共花了100元把身份证和户口本都办齐了,这下我来北京就不是黑户了。”

突然杨之国很兴奋地告诉我:“对了,我突然想起来派出所的人对我说只要我有了这个户口本就能找人结婚了!”

户口本的这个作用让杨之国很高兴,他小心地把户口本放好,然后开始掏烟撒向屋里刚下班就聚在一起打牌的室友,他笑着说:“来来来,大家先抽我的一根香烟,如今我从家里办了户口本,听说有了这个本子就能结婚了。我现在有个在北京的女朋友叫小慧,只要她愿意估计过不了多久我就能结婚了。大家先抽根我的喜烟,等会我再去买点酒回来请大家喝一杯。等我真的结婚了,我就请大家去饭店里好好撮一顿!”

来到离宿舍不远的一家超市,杨之国很认真地在白酒柜台前挑选酒,他说:“今天我真的很高兴,刚才和你聊天的时候突然想起派出所说有了户口本就能结婚了,只要和小慧发展得好,不久这个本子就能派上作用了。不过我现在腰里只剩下200元钱,可宿舍里的人比较多还是要买个大瓶的酒。对了,就买这瓶7元5角钱的酒。等会买完酒后我就给小慧打电话,看她愿意不愿意和我结婚,反正我有了户口本什么时候结婚都行。”

从超市出来后杨之国就掏出手机给小慧打,可不管怎么打电话那端一直无人接听。打了好多次后杨之国有些疑惑地说:“这是怎么回事?小慧怎么不接我电话了?你说她又没有关机怎么不接我电话呢?这让我想不通。前几天我还给她打过电话呢,她还在电话里说她很爱我让我好好上班挣钱,可才过几天怎么就不接我电话了呢?”

回到宿舍后杨之国抽起了烟,他回忆起当初和小慧相识的经过,他说:“我和小慧也是通过报纸上登的征婚广告认识的,我当时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说她家住在和平门。在电话里没讲几句后她便说让我请她撮一顿,并和我约好在和平门的一家饭店见面。见小慧只说在饭店见面没说在那里吃饭我就同意了,等到见面后小慧就问我家里有什么人、一个月能挣多少钱,还问我对北京的感觉怎么样,说如果我感觉好的话那就和她在北京结婚在北京生活。我听了很高兴就说北京风景好空气好,我说自己完全愿意在北京生活!”

抽完一根香烟又聊了会,感到口渴的杨之国拿起放在床铺下吃饭的碗径直走到自来水龙头下接了满满一碗水,将水一口气喝完后他显得有些懊恼地说:“我现在有些生气,我不知道为什么小慧今天不接我的电话了?我对她是真心的,我真心想和她一起生活!我第一次和小慧在和平门饭店见面时我就告诉她我是一个农村人没有文化,但我会靠自己的努力干活去挣钱养她,我还对她说我的年龄比她大,如果她嫌弃我可以直接告诉我。因为如果谁明着坑我我不会介意,但你不明说暗地里坑我或者关手机不接我电话我就会很生气。小慧听了后说她不嫌弃我年龄大,还说愿意让我到她家和她的爸爸妈妈一起生活!”[FS:PAGE]

一直对小慧不接电话有些放心不下的杨之国出了宿舍门来到空荡寂静的大街上,又连续拔打了好几次依然是接通后无人接听,他未免有些尴尬地对我说:“你说小慧现在是在干什么呢?她的电话又不是打不通可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呢?其实我对小慧这个娘们真的不孬,第一次见她我就在和平门饭店请她撮了一顿。那天小慧还给我们每人要了杯牛奶和红酒,还点了一桌我从没有看过和吃过的菜。吃完饭结帐时总共花了300元,我本来想找服务员问问是不是算错了可看到小慧在,我就不好意思问了。那天我才吃了两碗白米饭,小慧只是喝了牛奶和红酒后没有吃米饭,可怎么要这么多钱呢?吃完饭后我又给了小慧400元,那天见面就花了我整整一个月的工资。第二次我们还是在那家饭店见面,自从知道米饭贵后我就没敢再吃了,第二次见面后我又给了小慧500元,我当时想如果不给小慧钱不好看,总不能让人家白白陪我说话吧!”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