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的规章制度是怎么样的,历史上惨无人道的子贵母死制度

0 Comment


问题:北魏“子贵母死”的规制是怎样的?为什么北魏还有太后?

中国历史上的专制皇朝在皇位继承过程中,母以子贵固然多有,杀母立子的现象也曾存在过。其实此种作法滥觞于西汉之武帝,形成制度的,却是北魏拓跋氏。

回答:

汉武帝刘彻是汉朝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个皇帝,做了五十四年皇帝。然而他在晚年却疑心病很重。在佞臣江充制造的巫蛊事件中,逼得戾太子最后自杀身亡。汉武帝虽有六个儿子,但戾太子死后,因此为嗣君问题伤透了脑筋。最后他只能把眼光锁定在晚年所得的非常像自己的幼子刘弗陵身上,但其时刘弗陵还只有五、六岁,因此他又担心刘弗陵的母亲会专权而动摇刘氏的天下,于是就萌生了这个杀母立子的念头。《汉书》里称武帝在甘泉宫修养,随侍的赵氏因犯过错,遭到武帝斥责。《资治通鉴》记载:“帝谴责钩弋夫人;夫人脱簪珥,叩头。帝曰:‘引持去,送掖廷狱!’帝曰:‘趣行,汝不得活!’卒赐死。”

为了防止外戚干政,使皇权不至于旁落

临终时汉武遗嘱,令立刘弗陵为太子,是为昭帝。钩弋夫人被赐死后,有人对杀其母欲立其子的做法不能理解,《资治通鉴·卷第二十二·汉纪十四》记载了武帝的一段解释:“是非儿曹愚人所知也。往古国家所以乱,由主少母壮也。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莫能禁也。汝不闻吕后邪!故不得不先去之也。”对此,早有论者指出“自古帝王遗命多矣,要未有如汉武之奇者。”


北魏是南北朝时期北朝的第一个政权。由鲜卑人拓跋珪所建立,从386年道武帝拓跋珪重建代国至534年分裂为止,北魏共享国148年。

历朝历代以来,大多数的皇后都会想方设法的让儿子做太子,比如说孝庄皇后等人。秉承着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理念,但是在北魏时期妃子都害怕自己儿子显贵,儿子显贵自己就要被赐死。
www.64222.com 1

汉武帝的偶一为之,到了北魏却成了后庭“故事”。北魏的宫廷为了避免外戚干政、母后擅权,在约120年的时间里一直实施残酷的子贵母死制度。后妃生了皇子,皇子将被立为太子或已立为太子,就会被赐死。但幼龄皇子仍需旁人抚育,因此皇子由乳母看护,将来皇子即位后,便会册封该乳母为保太后。北魏有三种皇太后,一种是皇帝的生母,另一种是皇帝的保姆,还有一种是未曾替前任皇帝生皇子因而存活的皇后。

Δ皇后配图

由于子贵母死制度过于残忍,以致北魏后宫里上自后妃、下至宫人,皆不愿生下皇太子。《魏书·卷十三·列传第一·皇后列传》曰:“而椒掖之中,以国旧制,相与祈祝,皆愿生诸王、公主,不愿生太子。”

出现于汉武帝 成制于道武帝

到了汉武帝晚年,本想立皇子刘弗陵作为继承人。然而刘弗陵年幼不足以掌控朝政,因为担心刘弗陵的母亲钩戈夫人干政。为了皇权的稳固,他狠心赐死了钩戈夫人。这就是子贵母死的先例!

拓跋珪建立北魏后,因为北魏是北方朝鲜族入主中原才建立起来。而在朝鲜族的惯例中,皇位的继承是凭借着母族势力。道武帝继位后,深感这种部落制度已经不适合北魏。这种“母贵子立”的制度,对皇权的影响非常大。
www.64222.com 2

Δ皇帝

制度刚刚建立,道武帝就处死了太子拓跋嗣的母亲刘贵人。因此“子贵母死”的制度便作为祖训在北魏传了下来。这可成为北魏妃子的噩梦,儿子立为皇储,自己死期也就到了。

下边我们具体看一下北魏那些死于子贵母死“魏故事”的后妃们。

亲母赐死 养母即位

太子生母被赐死,但是还需要女性来抚养,北魏就出现了三个太后并立的现象。一个是太子养母;一个是太子生母死后被追封;最后一位出现比较奇特,北魏有着欲想做皇后,需要自己打造金人,成功后则可升级为皇后,于是自然而然晋级为皇太后。这种制度的存在,大大减弱了母系对皇权影响。

一、道武宣穆皇后刘氏,前秦匈奴首领刘眷之女。登国元年,刘氏被选入后宫,起初立为贵人。婚后二人感情很好,生有一女华阴公主,一子拓跋嗣。拓跋硅攻取后燕后,将慕容宝的女儿带入宫中。天兴三年,朝臣提议立后,拓跋硅犹豫不决,最后决定铸起金人者得后位。所谓手铸金人是魏晋以来少数民族中流行的一种用来占卜吉凶的方法,金人的具体铸法现在已不可考。刘氏没有铸成,慕容氏成功铸就,成为北魏第一位手铸金人成功而被立为皇后的女人。天赐六年十月,拓跋嗣被立为太子,随即其母刘氏被赐死。死后一个月,拓跋嗣即位,封其母为宣穆皇后。《魏书·卷十三·列传第一·皇后列传》:“魏故事,后宫产子将为储贰,其母皆赐死。太祖末年,后以旧法薨。太宗即位,追尊谥号,配飨太庙。自此后宫人为帝母,皆正位配飨焉。“《北史·卷十三·列传第一·后妃上》:”道武末年,后以旧法薨。“

不遵祖训 北魏分裂

子贵母死的制度对幼年的太子来说,是一场噩梦。有几位皇帝曾经一度想废掉这个制度,但是随之而来的后患立现。

到了北魏的第八位皇帝宣武帝,因为虔诚信佛不愿杀生,毅然决然的废除这个政策。宣武帝宣布赦免太子母亲胡氏,宣武帝薨天,太子孝明帝六岁即位。太后胡氏垂帘听政,独揽大权。
www.64222.com 3

Δ大兴佛寺

胡太后信佛,在全国大兴佛寺,开凿石窟,劳民伤财。在朝廷里面,极尽游宴之乐,掀起攀比之风。与此同时,重用朝廷佞臣,整个朝廷陷入乌烟瘴气之中。

成年后的孝明帝本欲搬倒胡太后,重整朝政
奈何胡太后根基太深。到了后来,胡太后联合亲信毒死孝明帝,事情一出,全国陷入哗然。

大都督尔朱荣趁机起兵叛乱,带人攻入洛阳,淹死了胡太后和她的亲信,以及刚刚登基的三岁小皇帝,同时杀死全国上下将近两千名官员。在这之后建国将近两百年的北魏分裂,史称东魏、西魏。

回答:

子贵母死,顾名思义,就是儿子显贵了(具体来说是被立为太子),母亲就得被杀掉。

这一制度是由北魏开国皇帝拓跋珪所创立。北魏一直以来受母系社会的影响,并没有类似中原汉族的嫡长子继承制,这使得储君的登基常常受到母系势力的影响。加之北魏民族尚未开化,妇女不受礼教束缚,对母系势力也缺乏相应的制约,使得母系把持朝政的状况极容易发生。www.64222.com 4

而拓跋珪正是依靠他的母系家族贺兰部,妻系独孤部和舅系慕容部才取得了江山,又常年苦于母系家族的势力制约,所以,这不难理解,拓跋珪为什么会创立“子贵母死”制度,并严格传承下去。www.64222.com 5

那么为什么北魏还有太后呢?

因为这个“子贵母死”制度有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啊。立了太子,杀死亲生母亲,但是太子又不能没人养对不对,自然就有后妈或者保姆来养啦。这不是换汤不换药吗,保姆也可以干政啊,后妈也可以干政啊,所以北魏就出现了诸多的太后。最有名的就是冯太后,她先后杀了三个储君的亲生母亲,自己来养,长期干政十余年。

回答:

二、明元密皇后杜氏,明元帝拓跋嗣的妃嫔,太武帝拓跋焘的生母。杜氏初以良家子身份选入太子宫,得到太子拓跋嗣宠幸,408年生子拓跋焘。拓跋嗣即位后,封为贵嫔。泰常五年,拓跋焘12岁的时候杜氏去世。杜氏去世三年后拓跋焘即位,追谥杜氏为密皇后,配祭太庙。《魏书》及《北史》均没有明确记载杜氏是否“以旧法薨”,但是,从以上时间节点上分析,我们仍旧可以得出结论,杜氏死于“魏故事”。

历史上惨无人道的子贵母死制度

www.64222.com 6

汉武帝刘彻是汉朝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个皇帝,做了五十四年皇帝。然而他在晚年却疑心病很重。在佞臣江充制造的巫蛊事件中,逼得戾太子最后自杀身亡。汉武帝虽有六个儿子,但戾太子死后,因此为嗣君问题伤透了脑筋。最后他只能把眼光锁定在晚年所得的非常像自己的幼子刘弗陵身上,但其时刘弗陵还只有五、六岁,因此他又担心刘弗陵的母亲会专权而动摇刘氏的天下,于是就萌生了这个杀母立子的念头。《汉书》里称武帝在甘泉宫修养,随侍的赵氏(钩弋夫人)因犯过错,遭到武帝斥责。《资治通鉴》记载:“帝谴责钩弋夫人;夫人脱簪珥,叩头。帝曰:‘引持去,送掖廷狱!’帝曰:‘趣行,汝不得活!’卒赐死。”

临终时汉武遗嘱,令立刘弗陵为太子,是为昭帝。钩弋夫人被赐死后,有人对杀其母欲立其子的做法不能理解,《资治通鉴·卷第二十二·汉纪十四》记载了武帝的一段解释:“是非儿曹愚人所知也。往古国家所以乱,由主少母壮也。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莫能禁也。汝不闻吕后邪!故不得不先去之也。”对此,早有论者指出“自古帝王遗命多矣,要未有如汉武之奇者。”(明人张燧《千百年眼》)

北魏(386年-534年)是南北朝时期北朝的第一个政权。由鲜卑人拓跋珪所建立,从386年道武帝拓跋珪重建代国至534年分裂为止,北魏共享国148年。

汉武帝的偶一为之,到了北魏却成了后庭“故事”。北魏的宫廷为了避免外戚干政、母后擅权,在约120年的时间里一直实施残酷的子贵母死制度。后妃生了皇子,皇子将被立为太子或已立为太子,就会被赐死。但幼龄皇子仍需旁人抚育,因此皇子由乳母看护,将来皇子即位后,便会册封该乳母为保太后。北魏有三种皇太后,一种是皇帝的生母(极少),另一种是皇帝的保姆,还有一种是未曾替前任皇帝生皇子因而存活的皇后。

由于子贵母死制度过于残忍,以致北魏后宫里上自后妃、下至宫人,皆不愿生下皇太子。《魏书·卷十三·列传第一·皇后列传》曰:“而椒掖之中,以国旧制,相与祈祝,皆愿生诸王、公主,不愿生太子。”

下边我们具体看一下北魏那些死于子贵母死“魏故事”(《魏书》中语)的后妃们。

一、道武宣穆皇后刘氏(?~409年),前秦匈奴首领刘眷之女。登国元年,刘氏被选入后宫,起初立为贵人。婚后二人感情很好,生有一女华阴公主,一子拓跋嗣。拓跋硅攻取后燕后,将慕容宝的女儿带入宫中。天兴三年,朝臣提议立后,拓跋硅犹豫不决,最后决定铸起金人者得后位。所谓手铸金人是魏晋以来少数民族中流行的一种用来占卜吉凶的方法,金人的具体铸法现在已不可考。刘氏没有铸成,慕容氏成功铸就,成为北魏第一位手铸金人成功而被立为皇后的女人。天赐六年十月,拓跋嗣被立为太子,随即其母刘氏被赐死。死后一个月,拓跋嗣即位,封其母为宣穆皇后。《魏书·卷十三·列传第一·皇后列传》:“魏故事,后宫产子将为储贰,其母皆赐死。太祖末年,后以旧法薨。太宗即位,追尊谥号,配飨太庙。自此后宫人为帝母,皆正位配飨焉。“《北史·卷十三·列传第一·后妃上》:”道武末年,后以旧法薨。“

二、明元密皇后杜氏(?-420年),明元帝拓跋嗣的妃嫔,太武帝拓跋焘的生母。杜氏初以良家子身份选入太子宫,得到太子拓跋嗣宠幸,408年生子拓跋焘。拓跋嗣即位后,封为贵嫔。泰常五年(420年),拓跋焘12岁的时候杜氏去世。杜氏去世三年后拓跋焘即位,追谥杜氏为密皇后(因拓跋嗣谥号为明元,故称明元密皇后),配祭太庙。《魏书》及《北史》均没有明确记载杜氏是否“以旧法薨”,但是,从以上时间节点上分析,我们仍旧可以得出结论,杜氏死于“魏故事”。

三、太武敬哀皇后贺氏(?-428年),出生良家,因相貌出众,聪颖伶俐被选入后宫,深得太武帝拓跋焘的喜爱,被封为夫人,生子拓跋晃。

后来在神䴥[jiā]元年(428年)去世。延和元年(432年)正月初一日,其子拓跋晃被立为皇太子,时年五岁。拓跋晃在24岁因被宗爱诬陷,过度忧虑而死,后来被追遵为景穆皇帝。至文成帝拓跋濬即位,贺氏被赠封谥敬哀皇后,配飨太庙。

四、景穆恭皇后郁久闾氏(?-450年代),景穆帝拓跋晃的妃子,文成帝拓跋浚的母亲。年少选入东宫,深得拓跋晃宠爱。太平真君元年(440年),生文成帝拓拔浚。太武帝拓跋焘末年去世,《魏书·卷十三·列传第一·皇后列传》:“真君元年,生高宗。世祖末年薨。”《北史·卷十三·列传第一·后妃上》:“生文成皇帝而薨。”拓拔浚即位,追封其母为恭皇后,配飨太庙。

文成帝乳母常氏,出身辽西,太延年间入宫为婢,被太武帝选为文成帝的乳母。常氏性仁善,对于高宗有养育之恩,因而高宗即位后尊其为保太后,后改封皇太后。

五、文成元皇后李氏(?-456年),南朝宋济阴太守李方叔之女,文成帝拓跋濬的妃子,献文帝拓跋弘的生母。

李氏出生时,有异于常人,她的父亲李方叔经常说她将来会大富大贵。李氏长大以后,姿质美丽。太武帝南征时,他的侄子永昌王拓跋仁出兵到寿春,军队到了李家,因而得到李氏。后来拓跋仁镇守长安,因谋反被诛杀。李氏及家人被送入平城宫。一天,文成帝登上白楼远望看到了李氏,惊为天人。《魏书·卷十三·列传第一·皇后列传》:“高宗登白楼望见,美之,谓左右曰:”此妇人佳乎?”左右咸曰”然”。乃下台,后得幸于斋库中,遂有娠。”兴光元年(454年)七月初五日,李氏生下儿子拓跋弘,随后受封为贵人。

太安二年(456年)二月,文成帝立拓跋弘为皇太子,常太后下令依照宫中旧制,赐李氏死;让李氏详细列举在南方的兄弟和所结拜的同宗哥哥李洪之,都加以托付。李氏到诀别时,每称述一位兄弟,就捶胸痛哭,自杀而亡。《北史·卷十三·列传第一·后妃上》:“太安二年,太后令依故事。令后具条记在南兄弟,及引所结宗兄洪之,悉以付托。临决,每一称兄弟,拊胸恸泣,遂薨。”拓跋弘继位后,追谥其母为元皇后,配飨太庙。

六、献文思皇后李氏,中山安喜人。父李惠,官拜南郡王。李氏姿德婉淑,容貌美丽。年十八,选入太子拓跋弘东宫。拓跋弘(显祖)即位,被封为夫人,生子拓跋宏(高祖)。皇兴三年(469年)六月,拓跋宏(高祖)被立为太子;按“魏故事”李氏被赐死,左右侍从莫不为她惋惜。《魏书·卷十三·列传第一·皇后列传》:“皇兴三年薨,上下莫不悼惜。”承明元年追谥为思皇后,配飨太庙。

七、孝文贞皇后林氏(?-483年),又称林废后,孝文帝元宏少年时候的妃子,废太子元恂的母亲。

林氏的叔叔本来是保太后常氏的大太监,官至尚书,她的父亲林胜也因此做了太守。林氏容色美丽,深为高祖元宏宠爱。482年给元宏生下了长子元恂。由于元恂将被立为储君,林氏于太和七年依旧制赐死。元宏性情仁厚,恳求祖母文明太后(冯太后)留她一命,文明太后未同意。林氏死后被追封为贞皇后。太和十七年(493年)七月,元恂被立为皇太子,498年因罪被废太子位,不久又被元宏赐死。次年十月,已经死了多年的林氏被追废为庶人。

八、孝文昭皇后高氏,出生于高句丽,父亲高颺,母亲盖氏。是北魏孝文帝元宏的贵人、宣武帝元恪之母。

高氏年幼时曾梦见被日照灼身,被认为是成为帝母的预兆。高家移居至中原后,有人向冯太后进言说高氏颇具姿容与德行,适合选入後宫。冯太后亲自前往面见後,感到相当惊讶,便让她入宫,成为孝文帝的贵人,这时她十三岁。

她相继为孝文帝生下两子一女,即元恪(宣武帝)、广平武穆王元怀和女儿长乐郡长公主元瑛。497年暴卒于宫中,一说是被孝文帝的妃子冯昭仪派人杀害,亡年二十九岁。其子元恪后来娶她的侄女高英为皇后。

北魏的子贵母死制度止于宣武灵皇后胡氏。

www.64222.com 7

胡太后(网络图片)

宣武灵皇后胡氏(?-528年),司徒胡国珍之女。胡氏容貌德行俱佳,宣武帝听说后,就召进后宫。当时宫廷之中,妃嫔们相互祈求祝祷,都希望生诸王、公主,不希望生太子。仅胡氏常对夫人等说:“天子怎可独独没有儿子,为什么畏惧自己的死而使皇家不养育嫡长子呢?”510年(永平三年)三月十四日,胡氏生下皇子元诩,被升为充华。512年(延昌元年)十月十八日,元诩被立为皇太子。胡氏多亏朝中大臣刘腾等从中相助,不但没有遵照旧制将她赐死,反而晋封为贵嫔。

515年(延昌四年),宣武帝去世,元诩即位,是为孝明帝。尊胡氏为皇太后。由于元诩年幼即位,胡太后两度度临朝听政,擅权枉法,和宠臣秽乱宫廷,致使朝政荒废,文武官员人心涣散,各地叛逆作乱。北魏在之后分裂为东魏、西魏,盖源起于此。

528年3月,孝明帝元诩突然去世,胡太后立年仅3岁的元钊为帝,天下因此震惊,认定太后害死孝明帝,大将尔朱荣遂带兵讨伐。5月17日,尔朱荣将幼主元钊和胡太后沉入黄河。

当年道武帝拓跋珪对其子拓跋嗣言:“昔汉武帝将立其子而杀其母,不令妇人后与国政,使外家为乱。汝当继统,故吾远同汉武,为长久之计。”子贵母死制度在北魏实行了约120年,至宣武帝元恪未赐死胡充华,反被其祸乱国家,活生生的事例印证了残酷制度在北魏的必要性,历史就是这么的吊诡!

《魏书》在评价这段历史时说:“钩弋年稚子幼,汉武所以行权,魏世遂为常制。子贵母死,矫枉之义不亦过哉!高祖终革其失,良有以也。”

回答:

北魏是鲜卑族建立的北方政权。入主中原之前,鲜
卑族首领继承人的册立和即位往往有赖于母族的强大。这
种“母强子立”的体制一直持续到北魏的开国皇帝道武帝
拓跋挂继位。道武帝继位后,积极扩充领土,于386年建
魏称王,并于三年后迁都平城(今山西大同)称帝。

颇有 远见的道武帝拓跋挂意识到,先前的部落体制已经不再适
用,北魏需要有超越一切的专制君权。而在“母强子立”的
制度下,“母权”对皇权的威胁是极大的。为此,道武帝痛下
决心,创制了残酷的“子贵母死”制度:一旦选择了某位皇子
为储君,那么这位皇子的生母就要被赐死。制度一经设立,道武帝便赐死了太子拓跋嗣的母亲刘贵人。年少的太子伤心得号啕大哭。

www.64222.com 8

道武帝却对他说: “我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不让妇人以后千预政权,令外
戚势力作乱。你要把这种方法继承下去。”旁边的大臣也
连忙说:“是啊,古代圣君也是这样做的。”大臣此言指
的是汉武帝赐死钩弋夫人一事。汉武帝晚年想册立钩弋夫
人所生的皇子刘弗陵为继承人,又担心自己死后皇帝年
幼,太后容易秉政祸乱朝廷。于是,为了皇权的稳固,汉
武帝狠心赐死了年轻貌美的钩弋夫人,以绝后患。就这样,已有“先例”的“子贵母死”制度作为北魏
的祖制被传承下来,直至北魏灭亡。

www.64222.com 9

历史上有一个女人,她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北方各民族的融合做出了突出贡献,在死后被称为“文明太后”,她就是中国第一个女改革家———北魏冯太后
冯太后:
8-49岁,名冯淑仪,罪臣冯朗之女,父死,她被罚入宫中为婢。幸得左昭仪冯姑的照顾、教育,冯淑仪成为天资聪颖,姿色绝佳,有见识,有才华的宫中佼佼者,被立为贵人,为文成帝所宠爱,又为常太后所眷顾,通过铸金人成功而立为皇后。

回答:

科普一下拓跋弘不是冯太后的儿子,而是文成帝拓跋濬与李氏所生之子。

拓跋弘被立为皇太子后,按照道武帝拓跋珪当年所定的规矩,凡后妃所生之子被立为储君,生母皆要赐死,以防母以子贵,专擅朝政,所以李氏被赐死。

冯太后便担当起了养育拓跋弘之责。所以老铁没毛病的!(喜欢历史文化的欢迎关注大队长)

回答:

立太子前,先赐死其生母。这种残忍的传位方式,史学界称之为“立子杀母”或者“子贵母死”。开此先河的,是汉武帝;形成制度的,却是拓跋氏。汉武帝“立子杀母”,在西汉仅此一例;而拓跋氏的“子贵母死”,却在北魏沿袭成势。翻开《魏书·皇后传》,关于“子贵母死”的记载,让人触目惊心:

“道武宣穆皇后刘氏,后生明元……后以旧法薨;

明元密皇后杜氏,……生太武……泰常五年薨;

太武敬哀皇后贺氏,……生景穆,神麚元年薨;

景穆恭皇后郁久闾氏,……生文成皇帝而薨;

文成元皇后李氏,生献文,……依故事……薨;

献文思皇后李氏,……生孝文帝,皇兴三年薨;

孝文贞皇后林氏,生皇子恂……后依旧制薨;

孝文文昭皇后高氏,后生宣武……暴薨”。

这份死亡名单中,有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文成元皇后李氏,可以称“依故事”死;孝文贞皇后林氏,可以称“依旧制”死;而排在最前面的刘氏,为什么也称“以旧法”死?带着这份疑惑,笔者仔细翻阅了《魏书·序记》,既没有发现这种“故事”的明确记载,也没有找到此类“旧法”的杀人事件。这就说明,北魏“子贵母死”制度的制定者,就是开国皇帝拓跋珪;而拓跋嗣的生母刘氏,无疑是这种皇位传承方式的第一个牺牲品。那么,北魏“子贵母死”制度是怎么产生的?拓跋珪为什么要制定这种残忍的制度呢?

普遍认为,拓跋珪是在学习汉武帝,其实不然。众所周知,“主少母壮”和“女主颛恣乱国家”,是汉武帝“立子杀母”的主要原因。其中,前者是基础,后者是病症。当时,刘弗陵只有七岁,尚在冲龄;其生母二十六岁,青春年少;汉武帝六十九岁,风烛残年。汉武帝自知时日不多,赐死钩戈夫人正是为了防止其成为吕后第二。相比之下,北魏刘氏死时,拓跋珪三十九岁,正值壮年;拓跋嗣十六岁,血气方刚,且北方游牧民族男子成熟较早,拓跋珪十六岁时就已经建国创业。再者,拓跋珪之死纯属意外,如果不是非正常死亡,他完全能够再活个十年八年,拓跋嗣也会变得更加成熟稳重。可见,“子贵母死”决不是对“立子杀母”的简单模仿。笔者认为,北魏“子贵母死”制度的产生,幕后另有重大隐情。

北魏建国前,拓跋鲜卑还处在氏族公社解体时期。《魏书·序记》把妇人比作“天女”,以及“诘汾皇帝无妇家,力微皇帝无舅家”的谚语,说明父系氏族社会时,妇女地位还相当高;而“昭成……议不决。后闻之……乃止”和“平文崩,后摄国事,时人谓之女国。后性猛妒忌,平文之崩,后所为也”,则反映了当时的妇女既干预朝政,也专权弄权。再者,作为东胡的一支,鲜卑人的血管里,难免携带着“先母而后父”和“怒则杀其父兄而终不害母”的基因。北魏要成为专制帝国,实现“父子家天下”,就必须要对阻碍封建化进程的落后习俗,尤其是对根深蒂固的“母权制”进行血腥变革。笔者认为,拓跋珪通过赐死刘氏,使拓跋嗣摆脱母权干扰,成为独裁皇帝,是形成“子贵母死”制度的根本原因。

除了历史遗留问题,现实情形也让拓跋珪感到忧心。拓跋部能够复国,北魏能由弱变强,除了母族贺兰部的鼎立相助,还得益于妻族独孤部的大力扶持。然而,随着敌对政权一个个的被征服,随着北魏国势的日渐强盛,对中原历史颇有研究的拓跋珪,敏锐地嗅到了外戚势力对北魏的潜在威胁。拓跋珪是政治家,是开国皇帝,而且受过灭国之苦,为了保住这份失而复得的基业,他必须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拓跋嗣一旦继承皇位,其生母刘氏,这个来自独孤部的皇太后,就可能成为独孤部外戚染指北魏皇权的桥梁纽带,那么,王莽篡汉的历史悲剧就会在北魏再度上演。笔者认为,拓跋珪通过赐死刘氏,达到离散外戚部落、杜绝外戚介入、防止皇权旁落的连环目的,也是产生“子贵母死”制度的重要原因。

当然,如果北魏没有妇人的坐镇,这种来自“外家”的威胁也就不会存在。在历代皇帝中,有拓跋珪这种独特视角和忧患意识的,实不多见。为了让制度顺利实行,为了消除妇人干权,拓跋珪需要一种无形而又高压的力量,来堵住悠悠之口。于是,他谎称拓跋部有“后宫产子将为储贰,其母皆赐死”的祖制,将刘氏“以旧法”处死。《魏书·太宗纪》记载了拓跋珪对儿子的教诲:“昔汉武帝将立其子而杀其母,不令妇人参与国政,使外家为乱。汝将继统,故吾远同汉武,为长久之计。”既然“子贵母死”不同于“立子杀母”,拓跋珪为什么又要搬出汉武帝呢?笔者认为,北魏正倾心汉化,拓跋珪“远同汉武”,就把表似神非的两种概念钩挂在一起,从而为“子贵母死”披上了一件合乎礼法的外衣。

拓跋珪没有想到,他会因此丧命。刘氏死后,拓跋嗣“哀泣不能自胜”。拓跋珪开导他,他反而“哀不自止,日夜号泣”。这种软弱的表现,让拓跋珪很失望,由盛怒转而露出杀机,拓跋嗣吓得“游行逃于外”。拓跋嗣失踪后,拓跋珪不得不重新立太子。他想立拓跋绍,就必须要赐死其生母,即来自母族贺兰部的贺氏。关于这件事,《魏书·道武七王》中做了模糊处理:“绍母夫人贺氏有谴,太祖幽之于宫,将杀之。会日墓,未决。贺氏密告绍曰:‘汝将何以救吾?’绍乃夜与帐下及宦者数人,踰宫犯禁。……太祖驚起,求弓刀不获,遂暴崩。”可怜道武帝竟死于亲生儿子之手,而且成为“子贵母死”制度的间接受害者。这一制度,一开始就充斥着血腥。“太宗在外,闻变乃还,……赐绍母子死”,拓跋嗣即位。

拓跋嗣虽然反对“子贵母死”,但他素来“纯孝”,最终无条件继承和沿袭下来。从拓跋珪开始,“子贵母死”已经成为北魏易代前的惯例。这种做法虽然丧失人性,但在北魏前期,对于加强皇权和推进封建化进程,对于稳定内部和维护皇位传承秩序,确实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北魏一朝,在父死子立的传位过程中,没有出现大的争斗。但是,这种制度本身也有缺陷。如,拓跋晃和元恂,这两位太子都死在了老爸前边;儿子没当上皇帝,他们的生母岂不白死了。再如,生母被赐死后,不少幼年的太子往往由保母来抚育。太子即位后,念其呵护养育之恩,都尊她们为保太后,甚至皇太后,她们的子侄也被封为高官,甚至封公封王。这就造成了,生母没能专权,保太后们反倒干预朝政。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随着封建化进程的推进,北魏后宫几乎成了汉女的天下。她们自身无法干预朝政,也没有强大的“外家”影响朝局,“子贵母死”已经失去存在的理由。但是,它却一直被人捍卫着,僵化着,并演变成为后宫铲除异己和争权夺利的最好借口。拓跋濬的贵妃李氏之死,就是个例子。据《魏书·皇后传》记载:“文成元皇后李氏,……遂有娠。常太后后问后……验问,皆符同。及生献文,……太后令依故事。……临决,每一称兄弟,拊胸恸泣,遂薨。”入宫前,李氏曾被别人霸占,这让思想保守的常太后心里很不痛快。李氏怀孕时,常太后竟然亲自去“验问”,鉴定是不是龙种。生下拓跋弘后,李氏从普通妇人直接封为贵人,仅次于皇后,这让皇后冯氏感到恐慌。所以,在对付李氏的问题上,两个女人同仇敌忾。

此外,冯氏还有别的目的。冯氏从保太后身上得到启发:亲自抚养皇储,以控制将来的皇帝。为此,冯氏利用“子贵母死”先后害死了三位母亲,即拓跋濬的贵妃李氏、拓跋弘之妻李氏和拓跋宏之妻林氏。通过这种卑鄙手段,冯氏先后控制了拓跋弘和拓跋宏两位皇帝,长期临朝听政,并把拓跋弘逼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太上皇,随后将其杀害。冯氏的侄女入宫后,其行止与冯氏无异。据《魏书·皇后传》记载:“孝文文昭皇后高氏,后生宣武……冯昭仪宠盛,密有母养帝心。……后……暴薨……或云昭仪所贼也。”自己没有儿子或者生不出儿子,就“杀其母,而养其子”,强抢未来皇帝的抚养权,以便将来参与朝政。从冯氏开始,“子贵母死”制度变得更加灭绝人性,北魏宫廷已经被阴毒恐怖的气氛所笼罩。

在“子贵母死”的阴影下,到了元恪时期,竟然出现了“椒掖之中,以国旧制,相与祈祝,皆愿生诸王、公主,不愿生太子”(《魏书·皇后传》)的局面,堕胎现象也屡见不鲜。再者,皇后高氏“性妒忌,宫人希得进御”,元恪面临着绝后的政治危机。后来,胡氏不惧“子生身死”,艰难地为元恪生下了元诩这根独苗,因功“进为充华嫔”。为皇统大计,元恪废除了“子贵母死”制度。有人认为,这一制度是由拓跋宏废止,依据是“子贵母死,……高祖终革其失,良有以也”,其实不然。林氏死时,拓跋宏确实曾提出过“不欲袭前事”,但因冯氏反对,“故不果行”。此外,《资治通鉴·梁纪》也记载了北魏废除“子贵母死”制度这件事:“天监十一年(512)冬,十月,……乙亥,魏立皇子诩为太子,始不杀其母”。

始于天赐六年(409),止于延昌元年(512),“子贵母死”在北魏沿袭七代,历经百年,见证了拓跋鲜卑的兴衰。这一制度,是氏族社会碰撞封建专制的产物,是北魏推进制度转型的催化剂,所以,它只是一时的权宜之举。它虽然有一定合理性,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妇人干政问题。事实上,北魏出现了很多女强人,如窦太后、常太后、冯太后、高皇后、胡太后等。细细数来,这一时期的妇人干政现象,要比北魏建国前还要严重。笔者认为,封建专制制度一日不除,妇人干政的现象就不会断绝,这也正是西汉“立子杀母”一代而终的根本原因。而那些别有用心之人,不顾制度与现实的严重脱节,将其变成“妇人参与国政”的工具,这不仅违背了拓跋珪的初衷,同时也加速了北魏政权的衰败和分裂。

三、太武敬哀皇后贺氏,出生良家,因相貌出众,聪颖伶俐被选入后宫,深得太武帝拓跋焘的喜爱,被封为夫人,生子拓跋晃。

后来在神䴥[jiā]元年正月初一日,其子拓跋晃被立为皇太子,时年五岁。拓跋晃在24岁因被宗爱诬陷,过度忧虑而死,后来被追遵为景穆皇帝。至文成帝拓跋濬即位,贺氏被赠封谥敬哀皇后,配飨太庙。

www.64222.com,四、景穆恭皇后郁久闾氏,景穆帝拓跋晃的妃子,文成帝拓跋浚的母亲。年少选入东宫,深得拓跋晃宠爱。太平真君元年,生文成帝拓拔浚。太武帝拓跋焘末年去世,《魏书·卷十三·列传第一·皇后列传》:“真君元年,生高宗。世祖末年薨。”《北史·卷十三·列传第一·后妃上》:“生文成皇帝而薨。”拓拔浚即位,追封其母为恭皇后,配飨太庙。

文成帝乳母常氏,出身辽西,太延年间入宫为婢,被太武帝选为文成帝的乳母。常氏性仁善,对于高宗有养育之恩,因而高宗即位后尊其为保太后,后改封皇太后。

五、文成元皇后李氏,南朝宋济阴太守李方叔之女,文成帝拓跋濬的妃子,献文帝拓跋弘的生母。

李氏出生时,有异于常人,她的父亲李方叔经常说她将来会大富大贵。李氏长大以后,姿质美丽。太武帝南征时,他的侄子永昌王拓跋仁出兵到寿春,军队到了李家,因而得到李氏。后来拓跋仁镇守长安,因谋反被诛杀。李氏及家人被送入平城宫。一天,文成帝登上白楼远望看到了李氏,惊为天人。《魏书·卷十三·列传第一·皇后列传》:“高宗登白楼望见,美之,谓左右曰:”此妇人佳乎?”左右咸曰”然”。乃下台,后得幸于斋库中,遂有娠。”兴光元年七月初五日,李氏生下儿子拓跋弘,随后受封为贵人。

太安二年二月,文成帝立拓跋弘为皇太子,常太后下令依照宫中旧制,赐李氏死;让李氏详细列举在南方的兄弟和所结拜的同宗哥哥李洪之,都加以托付。李氏到诀别时,每称述一位兄弟,就捶胸痛哭,自杀而亡。《北史·卷十三·列传第一·后妃上》:“太安二年,太后令依故事。令后具条记在南兄弟,及引所结宗兄洪之,悉以付托。临决,每一称兄弟,拊胸恸泣,遂薨。”拓跋弘继位后,追谥其母为元皇后,配飨太庙。

六、献文思皇后李氏,中山安喜人。父李惠,官拜南郡王。李氏姿德婉淑,容貌美丽。年十八,选入太子拓跋弘东宫。拓跋弘。皇兴三年被立为太子;按“魏故事”李氏被赐死,左右侍从莫不为她惋惜。《魏书·卷十三·列传第一·皇后列传》:“皇兴三年薨,上下莫不悼惜。”承明元年追谥为思皇后,配飨太庙。

七、孝文贞皇后林氏,又称林废后,孝文帝元宏少年时候的妃子,废太子元恂的母亲。

林氏的叔叔本来是保太后常氏的大太监,官至尚书,她的父亲林胜也因此做了太守。林氏容色美丽,深为高祖元宏宠爱。482年给元宏生下了长子元恂。由于元恂将被立为储君,林氏于太和七年依旧制赐死。元宏性情仁厚,恳求祖母文明太后留她一命,文明太后未同意。林氏死后被追封为贞皇后。太和十七年七月,元恂被立为皇太子,498年因罪被废太子位,不久又被元宏赐死。次年十月,已经死了多年的林氏被追废为庶人。

八、孝文昭皇后高氏,出生于高句丽,父亲高飏,母亲盖氏。是北魏孝文帝元宏的贵人、宣武帝元恪之母。

高氏年幼时曾梦见被日照灼身,被认为是成为帝母的预兆。高家移居至中原后,有人向冯太后进言说高氏颇具姿容与德行,适合选入后宫。冯太后亲自前往面见后,感到相当惊讶,便让她入宫,成为孝文帝的贵人,这时她十三岁。

她相继为孝文帝生下两子一女,即元恪、广平武穆王元怀和女儿长乐郡长公主元瑛。497年暴卒于宫中,一说是被孝文帝的妃子冯昭仪派人杀害,亡年二十九岁。其子元恪后来娶她的侄女高英为皇后。

北魏的子贵母死制度止于宣武灵皇后胡氏。

宣武灵皇后胡氏,司徒胡国珍之女。胡氏容貌德行俱佳,宣武帝听说后,就召进后宫。当时宫廷之中,妃嫔们相互祈求祝祷,都希望生诸王、公主,不希望生太子。仅胡氏常对夫人等说:“天子怎可独独没有儿子,为什么畏惧自己的死而使皇家不养育嫡长子呢?”510年三月十四日,胡氏生下皇子元诩,被升为充华。512年十月十八日,元诩被立为皇太子。胡氏多亏朝中大臣刘腾等从中相助,不但没有遵照旧制将她赐死,反而晋封为贵嫔。

515年,宣武帝去世,元诩即位,是为孝明帝。尊胡氏为皇太后。由于元诩年幼即位,胡太后两度度临朝听政,擅权枉法,和宠臣秽乱宫廷,致使朝政荒废,文武官员人心涣散,各地叛逆作乱。北魏在之后分裂为东魏、西魏,盖源起于此。

528年3月,孝明帝元诩突然去世,胡太后立年仅3岁的元钊为帝,天下因此震惊,认定太后害死孝明帝,大将尔朱荣遂带兵讨伐。5月17日,尔朱荣将幼主元钊和胡太后沉入黄河。

当年道武帝拓跋珪对其子拓跋嗣言:“昔汉武帝将立其子而杀其母,不令妇人后与国政,使外家为乱。汝当继统,故吾远同汉武,为长久之计。”子贵母死制度在北魏实行了约120年,至宣武帝元恪未赐死胡充华,反被其祸乱国家,活生生的事例印证了残酷制度在北魏的必要性,历史就是这么的吊诡!

《魏书》在评价这段历史时说:“钩弋年稚子幼,汉武所以行权,魏世遂为常制。子贵母死,矫枉之义不亦过哉!高祖终革其失,良有以也。”

标签:,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