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汉代五佛,畅游华夏85天

0 Comment

北周五佛:西安碑林的镇馆“新军”

古都探秘-20070711

步入西安碑林博物馆新石刻艺术馆,迎面而来的庄严、肃穆,会让你不由自主地驻足凝望,五尊大型佛像呈一字状整齐排列,那些历经沧桑的石刻造像穿越时空亲切地与你对话,无论是菩萨嘴角的微笑,还是各式的姿势,也或是残缺的面部,都似乎在向人们发出智慧的光芒。宽池法师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些造像今天能展出,十分难得,无论他们安奉在哪里,都展示的是佛法的伟大。这就是“北周五佛”,他们因为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被发现,同时又由于修造于北周大象二年,而得此名。

西安不愧是个历史文化名城,十二朝古都,感觉随便在哪里挖挖,都可以挖出点文物出来。一个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当地老百姓有句俗语:“要想富,挖古墓,一夜就成暴发户”。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地文物的庞大数量。正是如此,盗墓,这个边缘职业也应运而生了。当然了,要想成为一个成功的盗墓者,也是需要很多专业知识的。他必须能够探测古墓、挖掘古墓、辨识文物,以及评估其价值。所以我们常说:一个盗墓者就是半个文物专家。“洛阳铲”,这个100多年前由盗墓者发明的简单实用的工具,可以打入地下十几米,通过对铲头带出的土壤结构、颜色和包含物的辨别,可以判断出土质以及地下有无古墓等情况。“洛阳铲”如今不但但是盗墓者、考古专家的得力工具,还在建筑、公路、铁路、矿山等领域里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在地基灌桩和地质勘探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宝物如林的西安碑林博物馆,是“国内最值得去的50个地方之一”。其馆藏的开成石经、昭陵六骏浮雕、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等等,无一不是备受赞誉的“镇馆之宝”。“北周五佛”缘何受到碑林人的特别宠爱呢?

正是基于如此丰厚的文化底蕴,西安市内也有很多值得游览的地方,比如碑林博物馆、古城墙、陕西历史博物馆,以及大雁塔等等。

从它们的重现到被西安碑林博物馆收藏,从唯一缺失的佛像底座的“失而复得”到集体完美亮相,都充满了一个“奇”字,同时,还有更多扑朔迷离的疑团有待后人的研究和破解。

在碑林博物馆入口处,有一个《盛世佛光———西安碑林新入藏佛教造像展》展室。这个展室展出了17件大型佛造像,系系西安碑林博物馆从新近收藏的佛造像中遴选而出,均为首次公开展示,其中以2004年
5月发现于西安东郊的北周大象二年的五佛最为珍贵。这五尊佛像出土时,保存基本完整,有的尚保留着鲜艳的色彩。五尊像均为佛立像,面部刻画细致,尽显法相庄严,或褒衣博带,或着通肩大衣,右手施无畏印,左手牵衣角,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其像座亦造型精美,独具匠心,在有限的空间中剔地、线刻、浮雕等多种手法交错使用,显示出古代工匠们熟练的雕刻技艺。整个展室的布置、灯光都很特别,气氛肃穆祥和,凸显了佛教造型艺术的神圣、庄严之美,让人心生敬畏。不过在参观中,却掺插了一些不和谐的插曲,虽然展览室入口处明文规定严禁拍照、摄像,但还是有不少游客对此置若罔闻。最让人心痛的是,一些游客在拍照的时候居然还用闪光灯,这样对珍贵的佛像是会造成损伤的。我终于按捺不住我那颗多管闲事的心,上前阻止。

推土机下五尊大佛集体面世

碑林的另一个重要的收藏,是一些珍贵的石刻艺术品。这其中有很多体形巨大的石兽,让人望而生畏;也有很多精美细腻的宗教石刻,让人赞叹不已;还有一些巨大的墓葬石刻,如巨大的棺椁、墓门等,让’人看了背后直冒寒气……

2004年5月1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就在那一天,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湾子村一个砖厂的工人用推土机取土时意外发现了距今1400多年北周时期的五尊大型佛立像和四件佛像莲花狮子佛座,这一发现将日后世人的赞叹目光齐聚西安碑林。

当然,碑林中最著名的收藏,就是石刻碑了。碑刻按照形制与文字性质区分,主要有碑、墓志、石刻、刻帖等。碑林中最著名的石碑是唐代刻的四书五经这样的儒家经典。当时在唐代,印刷术还不发达,活字印刷术还没有出现,所以将这些儒家经典刻在石碑上,是为了作为范本进行核对,以免以讹传讹。里面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碑,叫“三绝碑”。为什么叫他“三绝碑”呢?因为这个《集王羲之圣教序》,碑文由王羲之书写,中国历史上杰出的帝王唐太宗作序,其子高宗李治作记,歌颂了卓越的佛学家、旅行家和翻译家玄奘。在这个碑文上集中了王羲之、唐太宗、玄奘三大名人,所以被后世称为《三绝碑》。不过大家可能要置疑了,王羲之和这些人可不是一个朝代的啊,为什么会书写这个碑文呢?原来,这个碑文里面的每个字,都是一个高僧花了24年的心血,无数金钱,从内府藏王羲之的笔墨中一个字一个字的收集的。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几块石刻碑,是康熙皇帝的笔墨,如《宁静志远》、《水镜堂》等,苍劲圆润,王者风范。

出土的这五尊佛像高度都在两米左右,其中最高的一尊达2.46米,他们埋藏于靠近山崖的窖穴中,穴口东西长3.8米,南北宽2.9米,深约4米。四尊佛像呈立姿埋于土中,一尊佛像头向下扑倒于穴底。五尊佛像和四件佛座安放有序,保存完好。从佛像体表残留的痕迹来看,当初都彩绘贴金。佛像面部刻画细腻,尽显法相庄严。他们或褒衣博带,或通肩大衣,右手施无畏印,左手牵握袈裟靠于腹部,整体造型敦厚简练,佛像形体饱满,面相丰圆,表情肃穆凝重。其中4件佛座雕刻精美,独具匠心。基座上部四角雕狮、象,栩栩如生。

登上古城墙,我不禁感叹这个城墙的伟大,比平遥的要气派很多。不过天气太热了,漫步在城墙,我突然感觉头晕眼花,上气不接下气……中暑了。幸好道随身携带了十滴水和人丹,感谢古老的中医,感谢神奇的中药,不一会儿,我又生龙活虎向陕西省历史博物馆出发啦!

这一场景震惊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宝物何去何从成为大家争论的焦点,由于当时村里的经济状况比较落后,想依靠宝物发财的人比比皆是。但念及文物流失带给国家的损失,时任村长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迅速通知了文物局的相关人员,将这一罕见的群体佛像无偿捐赠给西安碑林。

陕西省历史博物馆是个值得一去的地方。它从远古时期一直将到封建时期,用各种文字、图片、实物来说明了陕西省的发展和变迁。其中很丰富的珍贵文物,绝对让你大饱眼福、不需此行。可惜我不是专业的历史文物学家,无法详尽地描述出其中的震撼和奥妙,有机会大家还是自己亲身去体验吧!

为迎接群像入住,西安碑林同期举办一场“盛世佛光”的剪彩仪式,用极高的规格喜迎群像。同时也是考虑村中的实际困难,经研究,博物馆决定拿出10万元作为奖励帮助村中修路致富,如今所修的公路在帮助村民脱贫致富的同时,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佳话。直至今日,谈及当日发掘现场和剪彩的盛况,现任馆长赵力光依然感慨万分。

说到大雁塔,大家可能都不陌生。大雁塔坐落于西安市的大慈恩寺内。慈恩寺是唐贞观二十二年,太子李治为纪念亡母文德皇后的养育之恩而修建,固名“慈恩寺”。当年慈恩寺的主持就是从印度取经回来的高僧玄奘。而大雁塔就是用以存放从印度带回来的经籍。进入慈恩寺,也不能进入大雁塔,需要重新买门票。落日下的大雁塔很美,我更愿意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这座静谧的古塔。古塔后面,有玄奘三藏院。进入这个寺院,你一定会有会有惊人的发现。从天花板到地板,从墙壁到大门,没有一块裸露的地方,全都被精细包装雕琢,其华美无法用言语来描述。里面的僧侣都穿着华美的僧服,明艳的黄色纱衣,衣袂飘飘,穿行于这梦幻般宫殿中……而历代高僧圆寂的灵塔,却寂静地矗立在寺院一角。

至此,北周五佛已经找到了最好的归宿。

www.64222.com 1

捐赠的底座与佛像完全吻合

www.64222.com,在地下沉睡千年宝物的回归,为碑林增色不少,遗憾的是当时碑林原有的老石刻艺术馆由于面积较小,只能收藏和展示少数石刻文物,陈列展示的多为陵墓石刻,其他大量的石刻文物、珍贵古籍和书画文物存放在库房,再加上新出土的五尊佛像其中一尊底座遗失,只能扑倒而放。因此,长期以来北周五佛可谓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如何才能为这座佛身找回丢失的佛座,让五尊巨像重新齐立在世人面前,成为每一个碑林人关心的话题。时间就在这漫长的等待和煎熬中一天天地度过。

无独有偶,贾平凹文学艺术馆馆长木南说:“我比较喜爱收藏,2008年从长安区购买了一件覆莲纹青石佛座。听说这件佛座的佛造像在碑林博物馆收藏,就想捐献给碑林博物馆。”不久之后,碑林博物馆副研究员马骥到贾平凹文学艺术馆参观时,被木南收藏的这件底座吸引了,“该底座从造型到风格,均与缺失底座的佛像一致,显得十分珍贵。”2009年9月16日,木南将这件青石佛座,无偿捐献给了碑林博物馆。

这一次偶然的发现,竟然成就了一段难解的佛缘,原来所捐赠的底座与佛身完全吻合。最终经过西安市碑林博物馆文物保护和修复人员几个月的努力,五尊佛像均已修复完毕,自此北周五佛揭开了神秘面纱,完美地展示在世人面前。

铭文提供了断代标尺

这批北周大型佛教单尊造像的集中出土是中国佛教考古史上的一次重大发现,一经报道,就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极大关注,认为其价值可与山东青州发现的北齐窖藏佛造像媲美。北周五佛立像座造型也很精美,在有限的空间中剔地、线刻、浮雕等多种手法交错使用,显示出南北朝时期熟练的雕刻技艺。当我国台湾中台禅寺开山惟觉长老一行访问西安碑林博物馆看到“北周五佛立像”时,连声说,这是无价之宝、镇馆之宝。

那么,碑林人为何对“北周五佛”宠爱有加呢?首先,此次出土的五尊佛像,是考古史上首次发现的大规模群体造立像。文物体量大、藏品等级高,而且均为首次公开展示,在全国同类展品中具有重要研究和艺术价值。佛像是武帝大规模灭佛之后,新继位的宣帝恢复佛教后所建造,对研究这一时期的佛教历史提供了重要参考。

其次,对北周的造像艺术研究有着重要作用。西安碑林博物馆馆长赵力光在接受采访时指出:风格一改北魏的秀美清秀,非常健美,头比较大,脖子也比较粗一点,代表了北周时期的典型风格,对以后隋唐佛像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最后,与佛像同时出土的四件莲花狮子佛座,其中一尊佛像座上刻有《大象二年》铭文。目前出土的大型立佛数量很少,有明确纪年的更少,所以这座佛像基座上的发愿文,可以说是弥足珍贵,它不但告诉我们这尊佛像准确的雕刻时代,还为这批珍贵的石雕佛像的断代提供了标尺,对佛像的研究有很大的帮助。此外,北周五尊菩萨立像璎珞遍体花冠独特,皆国内罕见之艺术珍品。

至于这五尊佛像因何而修造?修造之初供奉何处?又缘何一起埋藏于此?一直以来致力于“北周五佛”研究的赵力光推测,可能是出于某种保护的目的,但究竟是什么样的目的,由于缺乏直接的史料证据,至今仍然是一个谜。他表示,围绕“北周五佛”的研究,每个新疑团的破解,都会在考古界、艺术界、佛教界,引起新一轮的轰动,这也正是它们的魅力所在。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