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www.64222.com一套值得为之付出心血和激情的丛书

0 Comment


到2018年8月,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20世纪中国科学口述史”丛书已经出版了54种56册。从2005年萌生想法提出选题到现在,历时13年。

樊洪业:不“谦和”的主编

科学家;丛书;科学技术

www.64222.com 1

原标题:一套值得为之付出心血和激情的丛书

他们,和亲历者面对面

到2018年8月,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20世纪中国科学口述史”丛书已经出版了54种56册。从2005年萌生想法提出选题到现在,历时13年。

随着科学口述工程的推进,我国的科学口述史研究也迎来了飞速发展。在累累硕果的背后,离不开这样一群人——他们肩负责任和使命,以一路不曾停歇的奋勇,与时间赛跑,坐在一个又一个亲历者的对面,做一个倾听者。

13年的水磨功夫,其中的艰难和压力,很难与外人道。

在亲历者的口述中,他们听见岁月与山河,听见阳光和风雨,听见中国科学艰难而坚定的脚步是怎样一步步走向春天、迈向世界……

丛书访谈对象包括中国20世纪第三代科学家(生于1915年左右,当时尚健在的老一辈科学家),之后的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在某些科学相关岗位上的关键人物,以及新中国科技发展史上里程碑事件的重要决策者、组织者和参与者。丛书内容几乎涉及中国所有的科学领域,特别是世界领先的领域,也涉及新中国重大的科学决策。

樊洪业,主编《竺可桢全集》,主编“20世纪中国科学口述史丛书”,“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特邀顾问。

湖南教育出版社的这套丛书出版以来,在科学界、文化界、出版界和社会各界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丛书各册分别获得国家级、省部级等奖项,以及全国性推荐、国家级、省部级出版基金资助,共计85种次。

■本报记者 温新红

作为丛书策划和编辑实施者之一,我觉得终于可告慰所有被访谈的科学家和科学事业领导人,特别是那些已经离世的老人们;终于可告慰孜孜矻矻13年、常年受严重眼疾困扰、身患小细胞肺癌的主编——著名科学史家樊宏业先生。

现已退休的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樊洪业,不仅是著名中国近现代科技史学家,也是中国科学院院史专家。

56册的皇皇巨制,是对新中国科学事业的致敬。20世纪,是中华民族从黑暗中觉醒而艰难地走向光明的世纪。当历史走进21世纪的时候,人们理所当然地把过去的世纪当作一个整体加以回顾、梳理和研究。然而,由于多种原因,当时的历史学家的目光,依然按历史的惯性,更多地关注着政治、军事、文艺等方面,却很少关注20世纪中国科学事业的发展史。

作为中国口述科学史研究最早的学者之一,樊洪业原是此次专题采访对象第一人。从2000年起,他参与的史料建设主要有三项:主编《竺可桢全集》,主编“20世纪中国科学口述史丛书”(下文简称“口述史丛书”),“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的特邀顾问。

20世纪90年代末,我在与涂光炽、陈国达、唐敖庆等老一辈科学家的接触中,了解到近现代中国科学发展中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而当时并没有系统的关于近现代中国科学历史的权威著作问世。基于对20世纪中国科学发展历程的关注,基于对为中国科技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的老一辈科学家的敬仰,我心中萌生了要策划一套关于中国著名科学家访谈录的念头,希望以他们个人的科学研究经历,带出20世纪中国科学的发展历程。选题提出后,迅速得到各级出版领导及出版机构的重视,列入原新闻出版总署“十一五”重点出版规划。

可正是这三大项目将他累垮了,到现在身体还处于恢复期,不便接受采访。不过,在专题采访中,编辑以及口述史的作者们多次谈到樊洪业,对于他的认真,对于他的严格,对于他给予的帮助,都无不交口称赞。本篇报道即展示的是众人印象中的樊洪业。

在选题提出和后来的编辑过程中,我经常被科学家们的高尚人格和品德、忘我的科学精神和坦荡广阔的胸怀所感动。生物学家沈尚炯和很多科学家一样,在新中国成立前后,冲破美国的胁迫和利诱,毅然回国,只因一句话:“祖国需要我。”机车车辆动力学专家、两院院士沈志云在创立“沈氏理论”的日子里,五天五夜在实验室度过,全靠面包、水和信念支撑。地质学家文世宣9次参加青藏高原科考。阴历七月十五日,昆仑山上,夜月当空,科学家诗兴大发:“魂断千里不枉然,身临此境便是仙。”科学家的诗人情怀,一片光风霁月。在从书中,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犹如珍珠一般闪闪发光,常常使我泪湿眼眶。

樊洪业早在上世纪90年代做中国科学院院史时,就开始了访谈工作。

用13年时间做这么一套书,究竟值不值得?我在这个过程中经常问自己。出于对丛书难度的估量,对出版周期的考虑,也经常有同行劝我们缩小规模,缩短周期。我思考的结果是:这是一套值得为之付出心血和激情的丛书!它的价值至少体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他在一次访谈中表示,“以院史发展阶段的时序,制订对老科学家、老领导和资深人物的抢救性访谈计划,按史学规范及时整理出访谈结果,还经常举办以重要人物和事件为主题的座谈会——这实际是一种集体访谈”。

见证历史。丛书选择亲历中国20世纪科学技术发展历史的著名科学家,以及20世纪特别是新中国科学发展重大战略的重要参与者,通过被访谈者的口述实录,见证中国一个世纪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科学技术发展的历史。特别是对两弹一星、青蒿素、杂交水稻、胰岛素、电子对撞机、高铁等20世纪中国重大科技科学工程的发展历程的回顾,提供了大量鲜为人知、鲜活丰富的细节史料,使丛书具有特别的意义和价值。

樊洪业非常看重史料收集工作。当时他们访谈了一系列对科学院的成立和发展起过重要作用的当事人,如张稼夫、张劲夫、裴丽生、杜润生、郁文、于光远、李佩珊、何祚庥、龚育之、黄宗甄、许良英、胡永畅等。也就是说,访谈成为做院史的一个日常性工作。

文化抢救。这些科学家和科学工作者,是一部活着的中国20世纪科学史。多年来,我们的笔触很少深入他们的精神世界。比如当时列入受访者第一批名单的著名科学家贝时璋、钱学森等,当时都年逾九十,多数缠绵病榻。从丛书开始策划至今,已经有10多位著名科学家辞世,成为永远的遗憾。对中国20世纪科学历史和科学文化进行抢救是十分紧迫的工作。

2006年,湖南教育出版社邀请樊洪业任“口述史丛书”的主编,这次的规模和涉及远远超过以前所做的,也是一个口述科学史得以拓展的机会。他对这套书非常看重。

国际意义。中国20世纪科技发展的历史和科学家,对中国同样对世界文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国际科技史界对于他们中的很多人是陌生的,对中国为世界科学技术发展所作的贡献认识也极为有限。这使世界当代科技史变得不完整。丛书的出版,将为国际科技史研究提供重要、生动素材,弥补这不可或缺的一章,成为中国当代科技文化走向世界的重要载体。

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王扬宗是“口述史丛书”副主编,他告诉记者,当时编委会成员只有几个人,但因他们几人都有其他工作和研究项目,事实上,樊洪业先生承担了主要工作。

出版对于文明成果和文化传播的作用毋庸多言。在一个快节奏的时代,更需要的是对这个职业的敬畏之心。在丛书的组稿、访谈、改稿等方面,丛书编委会从一开始就确定了统一的访谈和编撰标准,并试图在国内率先树立口述史出版物的专业性、规范化标准。在编辑加工环节,鉴于本丛书内容的复杂性和科学专业性,我们制定了详细的编辑规范。要求责编在着手编辑书稿前,要对传主的学科门类,传主的生平和学术地位进行详尽了解,因为只有具备一定的专业基础知识,熟悉学科研究历史和现状,才能有与专家、作者对话的“话语权”。要求责编对文中提到的学术机构,历史人名,每幅图片的拍摄时间、地点、人物位置都要仔细核实,对书中的资料要谨慎取舍,尽量做到万无一失。我们制定了近乎苛刻的审稿制度并严格执行。初审编辑必须精读稿件至少两遍,校对在常规校稿基础上再增加一个由资深校对把关的校次。复审、终审均要求逐字逐句通读稿件。我作为复审,除了要对书稿的整体质量、内容结构和知识性问题把关外,还要对图片格式、书稿体例等方面把关。为保证丛书的整体性,对每种类型的图片尺寸我都做了详细的规定,对图片与文字的间距要求更细致到了毫米。对内容的整体把关,严格的编审校制度,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和工匠精神,使得丛书成为历次编校检查中的“优等生”。

“口述史丛书”的策划编辑、湖南教育出版社编辑李小娜对樊洪业的评价是,亲力亲为。什么是亲力亲为?从每本书的选题到组稿,从访谈者的访谈提纲到最后的访谈目录,最后到书稿的完善,樊洪业每个环节都要审,且非常严格和认真。

现在丛书终于全部完成。我们深信,这套丛书的科学价值、史料价值和认识价值,以及在口述史领域的探索意义,将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益凸显,并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

《袁隆平口述自传》出版后受到很多好评,这本书的出版与成功和樊洪业有莫大的关系。

(作者为本套丛书的策划者、湖南教育出版社编辑)

因考虑相关传记和报道已有不少,起初袁隆平认为没必要再出版一本传记。但樊洪业认为,袁隆平在他的科学研究中使理论与实践达到完美结合,他不仅是一位“育种专家”,更是“育种学家”,这一点应为学术界和读者认识并认同。

作者简介

为此,樊洪业专门拜访袁隆平,从科学史家的角度谈对袁隆平工作的认识,梳理了袁隆平育种的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并初步厘清了他的学术思想。这让袁隆平意识到可以从另一角度看待自己工作的不同意义,感觉口述自传这一工作的确有价值,且值得做。

姓名:李小娜 工作单位:

www.64222.com,访谈是由袁隆平的秘书辛业芸做,此时辛业芸跟从袁隆平工作已14年多,对袁隆平非常熟悉。但实际过程并不简单,一方面是袁隆平非常繁忙,没有太多时间“口述”,另一方面,因辛业芸没有做过访谈,樊洪业就几次到湖南长沙进行指导,如设计访谈框架、重点问哪些问题等。

图书出版后,反响非常好,不但重印、再版几次,还出版了英文版,袁隆平对这本书也表示满意。

“这是主编分内的工作”

2006年6月,“口述史丛书”召开第一次编委会会议。让李小娜印象深刻的是,樊洪业客套话也不多说,直奔会议主题。以后的每次编委会,也都是上午讨论,中午吃盒饭,下午继续。“樊先生就是这样,不讲究那一套。”

樊洪业还给编委会立下“规矩”,除特别必要的,所有书里都不能出现他自己和其他编委的名字,包括前言、后记以及致谢。

“有些书,访谈者几乎就是执行人,我就对樊先生说,这部书您真的可以挂名了。”李小娜说,这并不是说作者没水平,而是樊洪业要求高。

樊洪业平时总是很谦和,但在对待书稿中的问题上,却从不“谦和”。考虑到出版计划和时效,有时李小娜认为有些书稿已达到出版要求,希望能早点通过,但樊洪业一点不“放水”,一定要达到标准。

“当时我觉得他太书生气,太学者气。可现在回想起来,幸亏有樊先生的严格要求,这套书才能在质量上得到保证。”李小娜说。

樊洪业事必躬亲,许多作者也“领教”了他的认真和严格。

作家边东子在写第二本书《兵工:导弹:大三线——徐兰如口述自传》前,列了时间表,如哪年出生、哪年做什么等,自认为做得很细致。可樊洪业看了后,指出其中有5个月时间空白。

边东子一查资料,发现其中还真有故事。正是这段时间,访谈对象制作的武器在随后几场战争中起了很大作用。

“如果不是樊先生看出来并告诉我的话,那传主的历史上就空了一段。且这段历史也不完整了,缺失了。”边东子说。

中国科技大学教授熊卫民出版过多部口述史著作,经验相对丰富,可是樊洪业对他的书稿仍然是一丝不苟。他说自己的两本书,均改了三轮,大概有半数书页曾经出现过樊洪业的铅笔批注。“每改完一轮,他就要找我谈上几个小时,一处一处说明理由……”

熊卫民曾在《从合成蛋白质到合成核酸》一书的后记中表露过感激,但那些话语都被樊洪业删除了。“他认为这是主编的分内工作,不值一提。”

“通常的丛书主编不可能为书稿付出那么多的心血,他分明还把我这位后学作为弟子加以谆谆教导。”熊卫民表示,正是樊洪业不辞劳苦地付出,不但提升了书稿的质量,也提升了他的学术水平。

《中国科学报》 (2017-12-22 第6版 人物)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