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书法能不能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身体与心灵的契合

0 Comment

摘要:书法在现当代语境下作为一个独立艺术门类,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书协的成立,高校书法专业的设立,都可以说明这一点。日前,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的几位研究生就“书法作为艺术门类的独立性”进行了讨论。井上有一
贫中

  近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出台了新的《高等学校学习指导要领》。这份纲领性的教育政策文件,围绕高等学校的书道教育专门指出,以往日本的书道教育主要侧重于国语学习和美术教育两个方面,而今后应在此基础上更加重视书道教育对于理解日本传统文化的重要性,同时提高书道教育的社会实用性。

书法在现当代语境下作为一个独立艺术门类,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书协的成立,高校书法专业的设立,都可以说明这一点。

  作为当今世界除中国外唯一仍在母语中大量使用汉字的国家,日本书道教育的理念和模式引人关注。

日前,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的几位研究生就“书法作为艺术门类的独立性”进行了讨论。

  1.中国文化影响深远

井上有一 贫

  众所周知,中日两国不仅在地理上是一衣带水的近邻,在文化上更是有着无法割裂的血脉联系。这其中,汉字就是中华文明给予日本最为重要的文化基因。

中国美术学院硕士生导师张爱国表示: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问题在书法专业不存在。书法在古代不存在独立或者不独立的概念,它是自然而然的一种状况,古人就叫“书”。从理论与实践的角度分析,这只是一个方面。“书法”概念在什么时候确立?这就一定要涉及到日本人如何提出“书法”概念的问题,然后才有书法作为独立艺术门类的这一角度。上世纪50年代,“书道”作为第五科列入“日展”,标志着“书道”在当时日本艺术界作为一个独立艺术门类的确立,这件事情在日本书道界的影响非常大。我们现在可以讨论它独立或者不独立,但是在当时独立或不独立是很重要的,我们现在学书法、书道,好像就有了一个身份,有了一个领域、名目,否则书法就进入不了美术的这个大家庭。

  一般而言,书道是从中国古代儒学的“六艺”发展而来的,其后在审美意识较高的文人群体中,逐渐发展形成书道文化。大约在公元3世纪,汉人渡日,将汉字传入日本。后随着儒学和佛教在日本的流传,汉字在日本逐渐普及,书法也随之得到发展。公元754年,中国僧人鉴真东渡日本,带去王羲之、王献之书法真迹,使“二王”书法在日本盛行。17世纪中叶,中国高僧隐元东渡日本,传入苏东坡、文征明等人的墨迹,日本又掀起了“唐样”热。到了清末,清朝公使馆官员、金石学家杨守敬携带六朝碑帖赴日,于是日本人又兴起了临摹、学习六朝北魏拓本的热潮……纵观日本书法发展史,其不但与中国书法隶属同源,也长期深受中国的影响。经过千百年的演变和发展,书道在日本的土地上被赋予了日本自身的文化特征和书写习惯,使得源于中国的书道不仅仅遵循中国的传统文化,更形成了独具日本民族特色的“书道”。而在书道的母国中国,“书道”一称则在近一个多世纪里逐渐被“书法”所取代。

本条推送为删减版,更多详细内容请戳?:

  实际上,如果以更广阔的视角来看,中日两国这种对汉字书写艺术称呼的不同,恰好也反映出双方在诸多文化领域均存在的“同源异流”现象。

从理论和实践出发,探讨书法作为艺术门类的独立性

  2.书道融入大众生活

▼“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日本的书法艺术,不论从人数、规模、普及程度、装裱质量等来看,目前都已不亚于书法的母国——中国。关于日本的书法爱好者,没有一个精确的数字,一般认为有两三千万,也就是说五六个日本人中,就有一个练书法的。称得起书法家,能举办个展、出作品集的人,全日本大约有100万之多。在经销文房四宝的东京银座“鸠居堂”三、四层画廊,一年到头,天天有书法家的个展。书法的极大普及,与日本人重视书法教育关系密切。日本中小学校都开设有书法课。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书法,到初中毕业,6年时间,为国民性质的书道普及打下了坚实基础。

在书法艺术中的适应性探讨

  在日本,书道已经融入大众的生活之中,跟日本的“茶道”一样,成为一种流派和精神。商业店铺的店招门楣很多都是书法呈现;逢节日或者其他重要的日子,很多人都会用毛笔书写明信卡片邮寄给亲朋好友,以此表达最真挚的祝贺和心意……日本俳人松尾芭蕉的观点反映了当下日本人的追求:“乾坤的变化,乃是风雅的种子。此念一生,布衣简衫,清风明月,也足够风雅;若无此念,坐拥满屋珍异,也是物累。”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女人,除主理家务外,学习书道诗词的颇多。

■ 夏添

  在日本,书道的商品属性弱化,天价作品鲜见,即使是著名书道家的作品也卖不了大价钱。书道作品主要是学习、交流和艺术欣赏。有学生(弟子)想求老师一幅字,象征性地以微薄费用以示尊重即可,由于志同道合,老师不论平尺收费。市面上画廊的书画艺术品交易,价位均是普通百姓能够接受的。

对书法独立性的反复重申是否代表了书法远未达到理想中的独立?“书法是独立艺术门类”的准既定观念可能或已经带来了哪些无关书法艺术本质的影响?由于广义上的书法与文字缘起共生,理论与实践在书法视界内究竟能达到多大程度的分离?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及其类似的思想主张是否真的在书法艺术中呈现出了较高的适应?

  3.书道发展与宗教密不可分

沙孟海 听鹂深处

  日本书道的发展和兴盛与宗教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纵观整个日本书道史,学问僧人始终占据重要的地位。甚至可以说,如果抽掉著名的僧侣书家空海、最澄、圆珍、道元、良宽等人,那么日本书道史便会出现断章少节。这也是日本书道史相较于中国书法史的一个突出特点。日本当代著名学者、著名书道教育家石川九杨指出,“所谓书道,实则谓信仰,是身体与心灵的契合,是书写者的精神与心性的表现”。可见,日本的书家在创作中不仅强调以传统为基础,通过巧妙的艺术构思,将自己的个性注入艺术创作中,从而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更是将汉字书写的艺术升华到宗教和信仰的高度。正是由于宗教观一直贯穿于书家创作和书道发展演变的全过程,因而汉字书写艺术也就成了颇具神圣感的“道”。

▍思想来源

  4.书道教育的演变与发展

首次将实践引入认识论的是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认为实践是认识的必然阶段。在《法哲学原理》序中他提出“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这一观点也曾被阉割为“存在即合理”。19世纪30年代,德国资本主义不断发展,黑格尔去世后,黑格尔哲学脱下“官方哲学”的帽子,分成了两大阵营。老年黑格尔派力排辩证法,以断章取义式的“存在即合理”赞颂普鲁士的封建专制及封建宗教,为贵族、地主阶级服务;青年黑格尔派认为普鲁士的封建专制统治真实但缺乏合理性,试图从辩证法中找到革命与无神论的支撑,代表了资产阶级的利益。40年代以后,青年黑格尔派因内部思想分歧走向分裂,无所不包的黑格尔客观唯心主义被批判地走向了现代主观唯心主义和受费尔巴哈启迪下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继承了黑格尔的部分思想,指出了西方哲学的重理论而轻实践弊端,呼吁实践的重要性,以实践为认识的最终目的。1962年,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斯曾作专著《理论与实践》(TheorieundPraxis)来探讨二者的相互关系。

  正是由于书道的艺术性和神圣感,日本自古以来就十分重视书道教育,但这种教育此前局限于贵族、僧侣等上流社会。1872年,日本明治政府颁布《学制》,在日本确立了近代教育制度,教育在庶民阶级中得到了广泛的普及,并明确了书道教育在学校教育中的定位。

徐渭作品

  江户时代,“寺子屋”(以庶民子弟为主要对象的初等教育机构,主要由寺院兴办)的“习字”科目已经将识字和书道一体化,成为超越文字学习的综合性教育科目,并在全部课程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此外,从江户时代中期开始,由于需要通过文书传达的形式向庶民阶级渗透政治思想,书道教育以其实用性存在于社会中,并为现代书道教育概念的形成做了充分的准备。

▍理论的运用

  二战结束后,受美国政策的影响,日本曾经全面废止毛笔书写的形式,后来又举全国之力复兴和普及毛笔书写,强调毛笔书写作为艺术或精神修养层面的含义。这一政策变化的过程,是将书道教育变成书写教育的过程。

书法在古代社会中具有实用立场,所以任何的古代书论都不是“静观的”、在空中的打转的。从客观上讲古代确实有方便用“书法理论”、“书法实践”现象,但实际上以理论与实践两分的以及实践与理论相结合的思想观念在古代的书法体系中不可能存在,更不会有关于这一问题的讨论。

  当代日本的书道教育实际上是国语和美术的教育,在日本高校的学科设置中,被称为“书写书道教育”专业,即通过汉字的书写学习国语,同时将书道作为美术教育的一部分,提高学习者对汉字审美的理解,进而强化书道的社会实用性。

明 徐渭《墓表赋》 纸本墨笔 163.7x4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5.书道家与书道教育家的区别

古代没有纯粹的所谓“书法理论家”,书论撰写者无一例外都是书法的实践者,他们都用毛笔写字;当代的书法理论家、批评家却不一定积极参与书法实践,用电脑打字,不写手稿。对于不进入书法实操的理论者,“书法脱离实用”在概念上完全成立,古人书迹进而变成了观察其所建立的书法本体的监控探头,致使原本人人皆知的书法本体变得愈加模糊。于是,受科学的、逻辑的、可知论等的洗涤,现当代书法理论的宿命、“天职”就变成了尽力祛除古代书论中的修辞与隐喻,将书法用一种纯粹的不假修饰的语言讲清楚,与文人的、文学的一切划清疆界。

  与中国书法大家往往也是书法教育大家的情况不同,在日本,书道家和书道教育家的分工较为清晰,并且书道教育专业内部的学科划分也较为细致。

所谓科学的、细致的分化、分工将使本真的“人”日趋指向“人”所赋予其自身的各种抽象属性,书法也同时受之影响,由“人”的书法滋长为“书法”的书法。以被纳入高等教育的书法学科为例,书法艺术的教育模式可以毋庸置疑地在短期内提高书写水平,是重实战的技法训练。纯粹的技法训练也有它的不足,所以在美术学院的学科建设方面一定会兼顾“理论”与“实践”,有理论专业、实践专业(类似人文学院、造型学院),综合性高校更不用说了。“劳作上手,读书养心”、“如哲人般思考,像匠人般劳作”等治学思路也就有了一定的市场。对于书法的研究与学习,书论自然是绕不开的阅读范畴。

  目前,日本高校的书道教育专业大体被划分为书写书道教育、书道艺术创作、书道理论研究三种不同学科。不同培养方向和培养目标的书道教育专业学生,其未来成为书道教育家后,面向社会从事书道教育的侧重点亦互不相同。

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沙孟海 书法

  书写书道教育学科旨在培养学生良好的习字能力,该专业学生日后可以从事基础习字教学,这凸显了书道的社会实用性。例如,东京学芸大学作为日本最重视书道教育的大学,以培养中小学书道教师为主要目标。

但是,书写行为和书迹可以直接导向书论,书论不能直接指导书写行为和对等书迹。古代书论可以部分当做文学创作的母题之一,它同所谓的边塞主题、闺怨主题毫无二致,可以完全自足,呈现出异质的、充满对立冲突的完整体系。当代论书者的认识高度难以精准地传达向书写行为本身,反之亦然,对书法艺术的较高认识不一定仅仅体现于书论。

  书道艺术创作学科的目标则是培养学生具有良好的创作能力和较高的艺术审美,成为独立的职业书道家,从而实现学习者的艺术理想。

传统与现代、临摹与创作、晋人尚某唐人尚某,这些成对概念部分出于对语言修辞的潜意识、无意识,与对仗、八股等文学上的斫削之美相连,所谓文学语言上的合理性并不能悉数合理延展至广泛社会领域内的实际情况,近代的白话文运动就是一个例证。古代书论是一个充满矛盾,富于论争的理论体系,书论阅读者会更多地带着强烈个人情感去理解那些模糊的比拟,不会着力于对作者的写作意图及内在情绪作忠实地阐发。书论可以为书写提供大的审美方向、情绪上的感召等等,但无法把握书写的“度”的问题,崔瑗可以用“放逸生奇”比附草书,但放逸的度、奇的度,是无法加以说明的。由此,古代书论总体上模糊描述书写技术的语言特征以提高素养为最终指向,书写的技术性问题多指向身教或自运体验。

  书道理论研究设置在日本高校的中国文化研究学科中,培养出优秀的中国文化研究专家和书道理论家是这个学科的使命。例如,日本筑波大学的书道教育专业就培养出许多优秀的中国书法理论家。日本当代著名学者、中国书画理论家松村茂树就毕业于筑波大学,他的《吴昌硕研究》在汉字文化圈中有着巨大的影响。日本京都教育大学中国文化研究学科的杉村邦彦教授,亦是书道理论家,其撰写的《中国书法史入门》等著作为中日文化交流作出了巨大的学术贡献。

陆维钊 行书临恽南田四条屏

  6.书道教育体系不断完善

▍书艺独立

  如上所述,日本书道教育在学科设置上有其独特的优势,既有利于提高全民的汉字书写水平和审美情趣,又有利于高校教育培养出更多的专业型人才,在社会上从事相应领域的工作。但日本的书道教育也有着不可避免的缺点。其一,理论与实践的严重脱节,使众多书道学习者在掌握良好技法的同时,成了“写字匠”,由于无法运用古代“书论”等理论指导创作,导致其作品难以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准。其二,日本的书道教育对传统文化缺乏理解和认知,在指导创作时对中国的明清流派过于关注,而往往忽略了中国书法史的整个发展脉络。其三,书道作为文字的艺术,与文字学息息相关,而篆刻作为书道艺术的一部分,在日本书道教育中被严重疏离,失去了书法和篆刻创作的相互促进作用。

由于书法作为艺术的与文字紧密相连的特殊性,文字诞生与书法艺术之实并行而生;书论中的语言修辞,用当代人祛魅的价值观念衡量,无疑包含了过剩的号召与说服,存有了辞赋、诗歌化的隐喻。刘安和许慎,一个认为文字会贬德,一个认为文字可以施教化;一个礼道,一个宗儒。可见二者对文字缘起的说解并非完全基于其问题本身。

  随着时代和教育环境的变化,日本文部科学省每十年都会修订一次《高等学校学习指导要领》,从中可以看出日本书道教育体系不断完善的发展脉络。此次,新的《高等学校学习指导要领》发布之后,日本当代著名书道教育家长野秀章在《学习软笔应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文中明确指出“软笔书写是硬笔书写的重要条件”,并强调“书道教育应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加大对传统文化的普及”,足见日本专家学者对书道教育的关注。

井上有一 岚

  日本书道教育既培养出优秀的书道理论家,又培养出优秀的中国文化专家。这对于中国书法乃至中国传统文化在日本的传播和延续,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近年来,中国高校对书法专业教育日益重视,书法艺术专业作为独立的学科备受关注。据统计,目前中国大约有200所高校开设了书法专业。对当代传统文化的复兴和书法艺术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约在魏晋以降,书法得到了所谓的艺术独立,评书论书已成风气,但“认识的高度”而不是“书写的高度”实质上还是作为书法的制高点或终点。书论实为撰写者对书法的认识高度的展现,这种认识一部分来源于书写经验本身,一方面受惠于经学、文学、释家、道家等一切同文法、思想相关的话语体系在“书法”话题下的发挥与沿异;其前者无疑是根本的、原发的,但后者是决定性的、压倒性的。一切产生于书写行为的自觉或不自觉的审美经验与感受,若不能外化为书论或其他什么以文字为载体的语言形式,就很难对书法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尽管刑徒砖、遣册之类的由文化程度较低的书手所留下的书迹确实有某些现当代美学层面的艺术价值,古代“书家”们也不会对其赞颂或取法,这是历史的事实。不论“书以人贵”还是“人以书贵”,总之是“人贵”。

  无论“以书为道”还是“以书为法”,汉字文化决定了中日两国在书法艺术上的融通关系。让书法艺术得以更好地继承和发展,是书法教育的重要课题。我们欣喜地看到,当前中日两国的书法教育都正在回归传统,关注文化内涵,这对汉字书法艺术的传承和发展,是重要的里程碑。相信只要延续和发扬已传承千年的互学互鉴传统,中日两国的书法教育定能在新的历史时期为汉字文化的传播和汉字书写艺术的发展发挥更为有力的推动作用。

百余年来中国大面积受到西方理论的影响,西方的宗教、哲学体系尤甚。当代出现了脱离书写活动的艺评家,其合法地位获得于整个西方艺评体系,尽管西方艺评体系不是他们所臆想的那样能够完全适应中国本土的艺术环境。

▼以日本为例,探讨书法艺术的独立性

■黄杨

我认为书法作为独立艺术门类是成立的。尤其是在实用性下降后,如果书法不当作独立门类来看的话,书法将作为何种形态发展下去?但是有一个途径可能可以给我们一个参考性的答案,就是观照近几十年的日本书法。因为把汉字作为载体进行艺术创作,日本人的心理负担会比我们小很多,也就是他们在进行创作的时候,会比我们更加彻底。这点参看上田桑鸠、井上有一等人的字应该就会有所解答。海上雅臣花了多年的时间,为死后的井上有一解读他作品的创作理路,生前与日本书坛决裂的井上有一都没怎么说清楚的一些道理,让海上雅臣说得是一套一套的。这可能是理论作为创作依托的一个有趣的地方吧。因为海上雅臣是绝写不出井上有一那样的字来的,但感觉层面的东西却能让他无限接近并解读,这虽只是一个小的方面,却可以反应出理论这门东西,对于艺术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有可能就是四个字:师出有名。毕竟古人打仗,也讲究个上和天道,下顺民心。

井上有一 泰

所以书道在进入日展以前,也已经明显地有意识地划分出各个领域来,且各个领域,比如假名、汉字、甚至调和体来。每个领域都有各自的历史流序并有专人研究,出各种流派介绍,来完善各自门类的理论体系,以至于所有的艺术创作在大原则上不违背这些理论规律以外,各自有各自的特点。所以,明确定义,然后在这些理论框架里开始做艺术创作,且做到彻底,这是我对日本书法作品呈现的一个总体印象和感觉。

如明清调的创立,就是以明末清初历史时期做依托,还特地开了研讨会,立起一杆旗帜,随后理论研究逐步跟上,然后创作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实施开展,实践与理论互相依托的现象就形成了。

青山杉雨“万方鲜”镜片,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在日本,从日展设立第五科书道开始,其他四科为东洋画、西洋画、雕塑和工艺。对于书道在日本的发展史来说,我觉得这可以是一个分水岭,它把全日本的书家,第一次这样大面积地笼络在一起同场竞技,逐渐发展成作为书道会成员参与,会比普通人参与有着更大地受赏可能性。这对日本书道有个很正面的影响,就是把书道作品在展览会上的呈现做到极致。但其负面就会难免显得单调,以及年复一年地出现弟子重复老师,各自书道会严守各自的艺术风格,裹挟着理论研究,以入展作为创作的最终目的。我认为这是个蛮严重的现象。

中国书法也会呈现各种各样的面貌、特点。书法作为一门艺术,老先生们更多地也是总结自己用笔的经验,奉劝年轻人多读书,变换气质,陶冶性灵。这些算是理论吗?也正因此我们可能从头到尾,就没有把书法作为单独的艺术门类来看过,这可能也是造成我们的展览意识,或者说书法作品意识在最开始的时候落后日本的原因。而至于把实践和理论分开,我想也可能是为了让人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做到极致。但看看日本,我觉得还是得警惕。警惕不能为了艺术而艺术,为了理论而理论。艺术更需要发自内心,妙造自然。

▼独立性根植于文字的主体■赖安珂

首先“独立艺术门类”是在西方艺术语境中被提出的。如果要讨论西方艺术语境下的书法,就必须要谈到日本。日本为什么要把书法作为“第五科”,其中存在很复杂的原因。而且不仅仅是艺术方面,还有社会环境的必然。

第二点,独立的概念加在书法上是否会阻碍,或是促进书法的发展。在日本,书道的独立没有阻碍书法的发展,而是推动。那么如何理解“独立”这个概念,我认为“独立”不是孤立。书法独立出来以后,是不是就不能与其他艺术门类相结合了?日本就是一个典型的范例,书道照样可以与其他艺术门类相结合,独立了也可以交流。

梅舒适现代书法 游鱼

书法的独立性、特殊性还是在文字方面。只要把握文字的主体,就可以与其他艺术门类进行交流、融合。

在实践与理论方面,书法作为东方思维体系下的产物,用西方的哲学体系去套用它是否合适?作为哲学他是概念化的、辐射性强的东西。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应该可以辐射到任何艺术门类,书法中应该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我觉得“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跟“理论与实践的结合”还是很相近的。

▼书法有其独特的表达■高阳

任何艺术门类都具有其独立性和依附性。我们探讨书法的艺术门类独立性必须要从艺术的本质和书法的本质谈起,艺术是一种历史现象,是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是生活在艺术家思维中审美的产物。那么在不同的社会语境中就会产生不同的艺术,在遇到社会生活的变化和不同艺术思想的碰撞之前,各种艺术门类都有其自身的独立性,只不过随着社会生活的变化人们的意识形态也会变化,各个艺术门类之间也会随之发展,所谓“通则变,变则通”。

唐孙过庭-草书千字文全卷局部辽博

整个艺术系统,是由众多不同艺术门类组成的,每个艺术门类又自成体系,就书法艺术而言,最初一定是属于造型艺术,所谓“书画同源”便是如此,而由于自两汉、魏、吴以来,书法艺术逐步从文字学范围内孕育出来,到了民国时期,一批有西学根基的美学家、教育家对书法理论的现代转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蔡元培以西方现代艺术理念打量书法,从中发现书法的艺术性,形成一门独立的学科,后来宗白华将汉字看成一个“空间单位”,并将其上升到“生命单位”,认为“中国音乐的衰弱,而书法却代替了它形成了一种表达最高意境与情操的民族艺术。”

我们作为书法专业的从业者,不能妄自菲薄,觉得它不如其他艺术门类一样。应该可以作为一个艺术门类所存在的,书法所能表达的某些东西,是其他艺术门类所不及的。

清 傅山 行书轴资料图片 选自浙博馆藏明清书法展

▼书法成单独门类是一种提高■孙嘉鸿

我认为书法不是独立的。以前提出了两个观点,一个叫:“世间无物非草书”,一个叫:“书肇万物复归自然”。书法必定跟很多东西都有联系。不可能说没有其他事物来给养书法,书法也不产生任何其他东西。不将书法看作一个艺术门类也没有问题,书法也可以只是单纯的写字。但是把书法当作一门艺术,可以说是对书法的一种提高。

▼书法理论、实践不用相结合■张楚

我认为,书法理论和实践是可以不用相结合的。书法理论的诞生源自于长期的书法实践,它存在的必要性在于古代信息的匮乏与传播的不便捷,当时的学书者看不到历史上的或是同时代书家的书写状态,甚至是作品,而书法理论的主要作用,是以简要的观点还原书家当时的书写状态与书家所想表现的艺术效果。但是近现代的信息技术越来越发达,我们信息沟通的便捷程度远在古代之上,法书名帖与当代书家的书写视频都可以在印刷品上看到或在网络上搜索到。相较于书论,现代有了更为直观的传达方式,从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学书过程中理论的作用。当有更为直观明了地传递知识信息的媒介的时候,理论很可能会朝着鉴赏评论的方向过度,理论家更接近于批评家或影评人的角色。

元 赵孟頫 诗赋 资料图片 选自赵孟頫书画全集

▼“写得美”是书法存在的理由■欧阳麒

书法艺术离不开毛笔的书写。西方国家以前用的鹅毛笔,书写起来也具有线形、线质的变化,但是西方人没有提出“书法”的观念。“Calligraphy”一词来自于希腊语:“callos”表示“美”,“grapho”表示“我在写”。现在书法成为了创造美观典雅的书写的艺术。“写得美”,是书法的一个目标,也可以说是书法存在的理由。

此话题只摘录部分参与讨论的同学从不同的角度对此话题进行的发散性阐述,

仅代表其一家之言

欢迎大家参与讨论。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