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曹洪吝啬贪财

0 Comment

曹洪作为曹操的从弟,是曹魏战名赫赫的八虎骑之一。他曾追随曹操四处征讨,救过曹操的性命,可谓劳苦功高。曹洪虽身居高位,并家财万贯,为人却十分吝啬,甚至因此差点丢了性命。在心理学上,曹洪的吝啬,很可能与其安全感缺失有着极大的关联,当为后人之戒。
安全感缺失会导致当事人长期处在焦虑不安的状态www.64222.com,
在心理学上,安全感泛指人在情感依托与自我概念上的稳定、平和状态。安全感主要来于两方面,即主观和客观。主观的安全感主要来自个人社会关系的信任感,如拥有众多亲朋好友,且彼此之间相互信任,相互依赖;而客观的安全感则来自于个人物质生活的安全感,如拥有稳定的收入、财富、房子等,不必为吃穿发愁。安全感缺失,是指个人主观或客观安全感的不足,这种不足可能是真实的,也可能是想象的,它可能会导致当事人长期处在焦虑不安的状态。
根据心理学的研究,人类最早的安全感是通过幼年时期的依附关系所取得的,具体表现为当主要带养者在场时,婴儿就会感到安全,而不在场时,婴儿就会感到焦虑,心理学上称之为依附理论。心理学家还提出三种依附类型:安全型依附、回避型依附和抵抗型依附。其中安全型依附的人会自然地信任、依赖于他人,不担心被带养者抛弃或与他人关系亲密;回避型依附的人则难以信任和依赖他人,当与带养者建立亲密关系后,会时刻感到焦虑和紧张;抵抗型依附的人会期待建立亲密关系,但时常忧虑对方的忠诚和可靠。
心理学的研究表明,这种在婴幼儿时代建立起来的依附模式会深刻影响成人的人际关系与信任程度。如果当事人对周边环境缺失稳定感和归属感,时常感觉被侵犯,被控制,就会寻求特定的物质与精神方式来化解内心的焦虑(如不断存钱、购物、诬蔑他人等),以弥补自己的控制欲和稳定感。其实,就是个人的依附关系在幼年得到顺利发展,其后也可能由于特殊生活事件而导致安全感的缺失,并可能转而寻求其他方式的满足来强化个人的安全感。
曹洪的安全感缺失可能来自生活变迁所致
曹洪的安全感缺失,是出于幼年的依赖缺失,还是出于后来的生活变迁呢?对于前者,史籍中缺乏翔实有力的史料。事实上,据《三国志・曹洪传》注引《魏书》的记载,曹洪有位伯父叫曹鼎,与曹操父亲曹腾是兄弟或堂兄弟关系。曹洪在两人的扶助下,年纪轻轻就做上了蕲夏县的县丞,没有像夏侯敦、曹仁那样有过杀人逃命、放荡人生的经历。而对于后者,史籍中却有蛛丝马迹可循。
汉灵帝中平元年,曹操在剿灭黄巾军中显露头角,被封为西园八校尉之一。曹操到了陈留后,“散家财,合义兵”,组织起一支五千人的军队,参与天下诸侯讨伐董卓的战争,其中就有曹洪自带的千余人马。曹洪追随曹操,最大的功绩莫过于舍命救曹操。据《三国志・诸夏侯曹传》记载,东汉献帝初平元年,董卓得知各路诸侯讨伐自己,决计迁天子于长安。曹操想趁此一战剿平董卓,可盟军们都互相推却,不肯打头阵。曹操愤怒至极,决计自行领军西进,准备攻占成皋。曹洪也随曹操追袭董卓荥阳。不料由于兵力悬殊,曹军很快就被董卓部将徐荣所败,曹操在混战中失去了坐骑,敌军却一路追袭,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曹洪把自己的战马让给了曹操,曹操再三推辞,曹洪却大义凛然地说:“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君。”曹操由此得以逃脱。
曹洪在危难时刻,舍命救曹操,实令人敬佩。如果不是曹洪的舍身相让,或许后来的三国时局都会随之改写。之后,曹洪一路追随曹操讨伐张邈、吕布、刘表等人,官拜都护将军。但到了后来,曹操对曹洪的信任越来越少,警惕也越来越大。
据《三国志・曹休传》记载,建安二十二年,已据有益州之地的刘备欲集中兵力攻取汉中,派遣张飞、马超、吴兰等将领屯军下辩。曹操闻讯,特命曹洪率军前往支援汉中,并安排曹休、辛毗二人作为参军。曹操任人唯才,深知曹洪的弱点在于焦躁急进,因此在出征前对曹休说:“你名义上是参军,实际上是主帅。”曹洪听到这个命令,也只能“委事於休”。曹洪的主帅地位成了曹操顾念恩情的摆设,这令曹洪感觉十分尴尬。
后来马超来袭关中,曹洪禁不住蜀军的挑衅出战,结果大败而归,丢失了关卡。此时,张飞又进兵固山,www.lishixinzhi.com欲截断曹洪的退路,曹军一度濒临险境。后来还是靠曹休的出谋划策,急调雍州刺史张既出兵,才迫使张、马二人退军。曹洪在这一战役中的冒进更加深了曹操对他的不信任。此外,曹操还十分不放心曹洪的另一毛病,就是贪图享受。据《三国志・辛毗传》记载,曹操在临行前特意对曹休、辛毗二人嘱咐――“昔高祖贪财好色,而良、平匡其过失。今佐治、文烈忧不轻矣。”这一语道破了曹洪喜好酒色的毛病。
下辩之战胜利后,曹洪举办了盛大的庆功宴,其间竟令舞女裸ti披纱跳舞。对此,杨阜厉声斥责曹洪:“男女之别,国之大节,何有於广坐之中裸女人形体!虽桀、纣之乱,不甚於此。”说完拂袖而去。曹洪即止裸舞,才将杨阜请回。可是,如此糜烂之事被曹操得知,更令曹洪失宠于曹操。
曹洪原本以为凭借族弟的身份与累积的战功,可以维持曹操对他的宠信,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在曹操心目中的地位不升反降。
宠信已失,恩情渐薄的焦虑,导致曹洪贪财以为自wei
曹洪自从跟随曹操打拼天下后,尽忠职守,南征北战,几次面临生死危难,均未曾动摇,因而一直被曹操视为股之臣。可到了后来,曹洪越来越惜财如命,吝啬至极。曹洪在战场上可以不惜性命,何以在钱财上变得斤斤计较呢?
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角度来看,这是曹洪的焦虑化解手段。人们为了应付焦虑,需要建立起有效的自我防御机制以自我平衡,这是很个性化的表现。对于曹洪来说,面对宠信已失,恩情渐薄的焦虑,贪财是他聊以****的方法。换言之,曹洪虽身居高位,却生在乱世,且曹操的宠信也飘然不定,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由此贪财给了他极大的精神安慰,也化解了他内心的不平。
陈寿在《三国志・诸夏侯曹传・曹洪传》中直接点出,曹洪“家富而性吝啬”。事实上,曹洪的家境异常富裕,一度成为曹魏君臣中的首富。曹操为司空时,曾使本县县令每年核查官吏的家财。当得知曹洪的赀财与公侯之家相等时,意味深长地说:“我家赀那得如子廉耶!”可见当时曹洪家的富庶,连曹操都自叹不如。
有关曹洪性格吝啬的史实记述无多,只有两件,都与曹丕有关。一件是据《三国志・诸夏侯曹传・曹洪传》记载,曹丕年少时曾向曹洪求借,曹洪小气而不肯。另一件是据《三国志.诸夏侯曹传.曹洪传》裴注引《魏书》记载,曹丕在东宫时,尝向曹洪借绢百匹,而曹洪却不称其意。这些事被锱铢必较的曹丕记恨在心,待他称帝后,便藉词曹洪舍客犯法,将曹洪下狱。据《魏略》记载,曹洪被曹丕关入大牢后,卞太后为了搭救曹洪,对曹丕说“非子廉无有今日”。不光如此,卞太后还对当时颇受恩宠的郭后说“如果曹洪今日身死,我明日便敕帝废后了。”郭后泣涕屡请其命,曹丕才决定让曹洪以免官削爵来代替死罪,但仍没入其财产。后来,卞太后再为曹洪请言,曹丕才还其财。之后,曹洪上书赔罪道:“臣少不由道,过在人伦,长窃非任,遂蒙含贷。性无检度知足之分,而有豺狼无厌之质,老倍贪,触突国网,罪迫三千,不在赦宥,当就辜诛,弃诸市朝,犹蒙天恩,骨肉更生。臣仰视天日,愧负灵神,俯惟愆阙,惭愧怖悸,不能雉经以自裁割,谨涂颜阙门,拜章陈情。”
此时的曹洪,已是大彻大悟了,可惜来之晚矣!
曹洪贪财吝啬的背后,必隐埋着许多的无奈与怨恨。曹洪与曹操有血缘之亲,救命之恩,却在权力面前变得脆弱渺小,一钱不值,倒头来还惹来杀身之祸。曹洪的悲剧在于他不明白:小贪谓之集财,大贪谓之惹祸。>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