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武人琴音,连武林高手都抢着看

0 Comment


说起武林,有个词可以通用,那就是“江湖”。实际上,武林并不等于江湖,而江湖也并非武林人士口中的“江湖”,这两者之间相去甚远,惟一相同的地方,或许只能用“狭义”二字概括。

www.64222.com,去年底《师父》爆红,不论刷哪个内容平台,首页总有关于这部电影的文章挂在醒目处。而导演徐皓峰,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焦点。

江湖;武林;武人;作品;大师

www.64222.com 1

徐皓峰非虚构作品《武人琴音》

说到这个人,实在是十分有趣和料足。

《人民文学》2014年第4期

有一个很江湖气的传说,据说香港的武术指导只要来到内地,就会去他那里拜码头;他写的小说和口述历史,是武林人士争先传看的书目。

说起武林,有个词可以通用,那就是“江湖”。实际上,武林并不等于江湖,而江湖也并非武林人士口中的“江湖”,这两者之间相去甚远,惟一相同的地方,或许只能用“狭义”二字概括。

关于前者,徐皓峰否认过,后者,他承认,叶问的儿子叶准“问过好”。

30多年前,当金庸先生用他手中的笔勾勒出一个个侠肝义胆、义薄云天的江湖儿女时,我们沉醉其中,心中难抵武侠小说的魅力,如痴如醉地希望能在江湖中快意恩仇。但是,究竟什么才是江湖?金庸先生笔下那些大侠们出神入化的武功可有历史渊源?这世上是否真有武林高手?真正的武功是什么样的?武林宗师们的人生境遇如何?

再联系他常年一身黑褂,并不清瘦的体型,瞬间冒出了一股身在武侠小说的感觉。

恐怕没几个人能清楚地回答这些问题。当历史的巨轮无情碾碎时代时,当武侠的辉煌逐渐暗淡无光时,当我们渐渐快要忘记武林时,有一个人执著地坚守在江湖之地,用最真实、最纯粹、最令人敬仰的方式,以晚清民国武林宗师嫡传弟子的口述为蓝本,用平实、行云流水、琅琅上口的口述体语言,向我们展示了晚清民国时期名噪一时的形意拳一门三代大师的人生历程,在江湖将要被时代湮没时,追忆了将要逝去的真实武林世界。

大部分人听说徐皓峰,都是因为他是《一代宗师》的武术顾问。但其实早这之前,他已经是挺有名的武侠小说家了。

徐皓峰执笔的非虚构作品《武人琴音》是由形意拳大师嫡传弟子韩瑜口述的,是一部颠覆我们想象中江湖的神作。作品不同于以往武侠小说的气质,被冠以“新硬派武侠”的名称。整个作品分5个部分,每个部分都列有小标题,讲述武林内外鲜为人知的轶事,通篇连成一气,把一个真实的武林勾勒得淋漓尽致,让人欲罢不能,大呼过瘾。

《师父》也是出自他的短篇小说集《刀背藏身》。

第一部分“称门”以及第五部分“应验”,一首一尾,交相呼应。首,是沉重严谨地道出这个作品得以诞生的缘由;尾,是感叹渐行渐远,将要逝去的武林。言语间有种侠气,就像如今还坚守在日落江湖的武林中人一样,可以挺直腰杆地说:吾辈虽为江湖草莽,但吾辈狭义犹存,起码,为国为民之大侠者,不乏其人。

www.64222.com 2

第二部分“为人”最为精彩。这一部分主要讲述一代大师尚云祥拜师、习武、威震武林、归隐江湖、收徒教徒的人生经历以及他令人折服的人格魅力。这里还讲述了晚清民国的历史风貌,还原了小偷、土匪、镖局、武人,甚至平头百姓的生活侧面。这其中,尚云祥未成大名时,狭路相逢名满江湖的飞盗康小八,在夜色中两人翩翩君子般的交手,江湖中人侠义般的一送一回头,步步带礼,尚云祥领命捉拿康小八时的那一段对话,直到最后,尚云祥耳闻康小八的死,吐出一句“受一刀喊一刀,是个人物”的肺腑之言,侠者风范尽露于此。还有尚云祥淡泊名利,隐于一间尼姑庵时,礼遇各色武林中人心怀鬼胎的挑衅,他晚年时家境的落魄与凄凉,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令人对他肃然起敬。

他1997年开始纯文学创作,在《小说界》和《中华传奇》杂志发表中篇小说。

“处世”和“应验”两部分,分别讲述了继承尚云祥衣钵的大弟子韩伯言及韩伯言之孙韩瑜两位大师的武林轶事。韩伯言是形意门惟一一个文武兼修的大师,其人生经历正应了作品题“武人琴音”四个字。自古以来,文武并不分家,华夏文明传延至今,文被一步步拔高,而武却在民国之后淡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一种印记,扑满灰尘。如文中说述,韩伯言半生富贵,半生困窘。他前半生有三件乐事:误打误撞之乐,英雄用武之乐,为人代过之乐,言语之间,这位大师洒脱飘逸的侠气被淋漓尽致地勾画了出来。当然,时值壮年的韩瑜,在如今侠辉暗淡的现代正在以一个苦行僧的姿态,以飞蛾扑火之勇与现代文明鏖战,同样令人唏嘘不已。

2006年整理出版了口述历史《逝去的武林》,不仅有3个月销售3万册的佳绩,更在武林人士中口耳相传。

江湖之大,非凡夫俗子可尽知。晚清民国曾被写入历史的形意拳一门,更是人才济济,大师林立。譬如尚云祥的师傅李存乂,曾以带头大哥的身份率众痛击八国联军;以尚云祥为首,一干武林豪杰入军队教授刀法,以至于谱写出一首传唱在国人灵魂深处的《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徐皓峰的二姥爷李仲轩恪守师训,一辈子不收徒弟,守一技而终老;天生神力,在受了师傅教诲后恪守“守着师傅不打拳”的刘华圃;韩伯言收到两个“门内叫大哥,门外叫大叔”的徒弟刘文慈和乔德明;刘文慈性格暴烈,“文革”时期打抱不平,后因打死两个管教被枪毙,被韩伯言感叹地称为“鞑子”;无家无业,近乎流浪的杨国才,每年韩伯言生日时,雷打不动地到场祝贺,最后竟成了韩瑜的干爹。

2007年出版的小说《道士下山》,则被誉为“硬派武侠接脉之作”。

徐皓峰的《武林琴音》完全打碎了存留在我记忆里的江湖概念,把我从神幻迷离的武侠世界拉回了现实,让我领略了传承上千年的武术之魂和真正的侠者之风骨,看到了晚清民国时期一个被我们忘却的阶层:武人。更让我失落的是,这个阶层的风骨已经快濒临灭绝。

www.64222.com 3

剥去历史的尘埃,立足于我们脚下的土地,站稳马步,紧握拳头,深吸一口气后,大声地喊出一句:噫哈!这才是真正的武林中人。一代又一代的武林宗师,他们为了传承和坚守这一句“噫哈”,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困惑,而如今,我们大概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缅怀武林消逝之殇。

王家卫为准备《一代宗师》在民间寻访3年,多位武林人士都提到了徐皓峰和他的作品。

“我是他的最后一站”,徐皓峰说。

有关徐皓峰最传奇的一段经历是,1997年他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后,工作了两年,发现自己并不适合一般意义上的“工作”,于是26岁就辞职回家专心读书,在书斋一待就是八年。

在这期间,他和两个80多岁的老人朝夕相处:一位是道教宗师胡海牙,另一位是他的二姥爷——形意拳大师唐维禄、尚云祥、薛颠的弟子李仲轩。

《逝去的武林》便是他二姥爷口述自己的武林往事的一本书。

www.64222.com 4

“二姥爷家是文化世家,同时也是武将世家,但在清朝武将世家是瞧不起习武的人的,就是所谓练拳练把式这些人,因为他们身份低。二姥爷当年就是因为结交了低层的武人,所以被他父亲赶出家门了。

我和二姥爷一个被赶出家门,一个被退货,自然就有种共鸣。后来直到他们七十几岁的时候,才请了一些亲戚来家里,吃了顿饭,我姥爷跟亲戚们表态,说父亲不要这个儿子,我要这个弟弟。”

二姥爷并没有收他为徒,这跟他多本小说中提到的不婚不娶是同理,都是怕乱了辈分。

徐皓峰是一个习武之人,但他恰恰也是个对艺术有追求的“文艺青年”。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并不是靠武打实战来写剧本和小说的,而是靠知识。

在他看来这二者并不矛盾,习武之人在他眼中正如《一代宗师》里的叶问,一点也不糙,而是温文尔雅、气质翩翩的。

“一个人最终的选择和最初的志向是一样的,艺术就是一剂毒药,会在你40岁之前不断发作,你要么找到解药,要么等过了40岁之后放弃”。

他写作小说《武士会》的时候,就是秉承这样一种心态,一种探究和对艺术的追求。

www.64222.com 5

《武士会》就是《一代宗师》祖宗(《一代宗师》写的是二三代,而《武士会》是一代)。跟他以前写有关形意拳的小说不同的是,以前的武侠小说基本上写的个人,写的意境,写的是在大家不知道的都市的角落里,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所谓很现实的传奇。

但是徐皓峰在写《武士会》的时候,对中国原有的社会结构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就是因为二姥爷跟他讲了一些口传的事情,他想要追究这些武林人士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做派?他们的生命取向为何会这样?包括说话的腔调,为什么是那样一种特殊的语言?

“西方的文化其实是一个天堂的文化,但是中国始终是人间。所以,我就是想通过《武士会》写中国老派的人间到底是什么样的。”

所以《武士会》跟他之前的小说会有很不同的感觉。

www.64222.com 6

在谈到《师父》的时候,徐皓峰也说,他追求的是电影的质感,并不曾考虑过什么商业化的东西,也许这部片子大红是因为它更加大众化一点,对话更加广场式没那么隐晦。

这样一个坚持把从长辈那里接收到的武术文化传承下去的导演和作家,让我想起很多追求纯粹的人。

他们做着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把一切大的责任扛在了肩上,承受着世人的批判和质疑,却始终坚持手上的事。

这是扎克伯格的捐款、王宝强的演技、马云的电商,也是徐皓峰的武侠。

一个坚持生产有气质的武侠的导演和作家,值得你在观看他作品前,先听听他的故事。


www.64222.com 7

爱你哦喵呜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